GG热搜
【窃摄2】(第1章)作者:夜雨黯然
匿名用户
2023-11-11
次访问
  作者:夜雨黯然字数:13771第一章意料之外的救星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虽然邱凯自认为他算是一个比较能把握住分寸的人,但既然有了「自拍」这么一个特殊的爱好,对于因此而带来的一些常人所没有的麻烦邱凯也是心里有数的。邱凯照片的模特不全是炮友。他不是大老板,更不是什么富二代,没那么多炮友让他轮换着拍自拍照。所以邱凯照片中的女主角,绝大部分都是因为金钱的原因才站在镜头前的。既然常常光顾这些出卖皮肉的女人,那么有朝一日像这样被押进警车,邱凯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如果警察在前天晚上他刚从陈姐的家里逃出来的时候找上他,他会当场认栽,然后顺便把那个不仅卖肉还想钓鱼的女人一并拉下水。如果警察在今天傍晚他刚从MEET酒吧里逃出来的时候找上他,他会当然认罪,把能说的都说出来然后看看能不能拉上程江川那家伙分担点儿罪行。但警察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刚刚带李原进了宾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候找上门……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今天晚上因为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误会,被「带」进派出所白墙蓝边的小院。天地良心,他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才带这个出门忘带钱包的小丫头来这儿住一晚,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浴室坏了和李原那暧昧的态度,他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他没打坏主意啊!就算是有坏主意也连动手都没动呢,就这么抓了他……冤枉啊!坐在派出所的留置室里,看着眼前的铁栏杆,邱凯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和同在这铁门后的几个「难兄难弟」比,邱凯还算是幸运的,因为至少在最后一刻那几个警察让他穿上了衣服,而在邱凯身后的不远处,有几个哥们还是光着膀子的。虽说10月份的晚上离寒冷差差得远,但衣不掩体总不是一种让人舒服的感觉——这一点,已经在不久前体会过一次的邱凯感受分外真切。对了,不知道李原那丫头怎么样了。一路上,邱凯都在挂念着某种程度上就是他此次被抓的直接原因的李原。被从房间里押出来的时候,邱凯看到那几个穿着制服的女警围住了一直坐在床上的李原。但直到穿好衣服、被带下楼,他一直没有听到李原开口说话,小丫头估计是被当场吓傻了。想来也是,虽然邱凯也是第一次,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早就对此有心理准备的「过来人」,即便如此他在看到门外出现警察的那一刻脑子都是一片空白,更别说本就天真的有些不符年龄的李原了。估计对她来说,和警察这么亲密的面对面接触都还是头一次。这算是自己连累了她吗?邱凯的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算了吧,谁连累谁还不一定呢。但是……从遇到李原的那一刻起,邱凯就觉得自己的心境在朝着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变化。邱凯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但这份自制,是在经历了那段惨痛回忆之后才换来的,所以,面对酷似记忆中的那个「她」的李原时,他发现自己的自制力正如沙堆的城堡一般摇摇欲坠。现在,无论他承认与否,自己正在担心李原这件事都是不争的事实。又一次,败给了回忆。没有挫败感,只有一丝源自内心深处的淡淡的不甘。被从房间里带出来后,邱凯就再没见过李原了。上警车的那一刻他曾想解释过这是个误会,结果却是连话都没说完就碰了个钉子。在这些警察眼中,邱凯和那几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们一样是嫖客,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而碰壁之后的邱凯也认清了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的现实,从上车到被押进留置室,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知道到了明天,会不会有人来提审。如果明天都还是这样被关着,邱凯就只能指望联系不到他的程江川或是别的什么人发觉不对,主动打110了。邱凯就怕派出所那边直接联系到家里,他不是害怕家里人知道后可能的责难,而是害怕相见……与那两张分别了数年的面庞的相见。所以……还是要靠自己啊。心中这么想着,邱凯只觉得一股疲惫迅速袭来。短短的48小时,发生的事情几乎比他过去的十个月经历的还多。今天晚上又在各种层面上很是「操劳」了一番,天色渐渐翻白,邱凯实在是扛不住睡意了。邱凯的眼皮一合,就是一夜。直到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钥匙相互碰撞的声音,他才意识到自己就这么坐在不甚舒适的留置室地上睡了一夜。「你们几个,谁是邱凯?」「我是,我是邱凯。」原本还有点儿迷糊的情况瞬间清醒了过来,这一番动静,把把留置室里所有的视线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虽然这些视线中没什么特别的含义,但还是让邱凯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你是邱凯?」前来问话的年轻警察恰巧就是昨天晚上邱凯主动搭话的那一位,他上下打量着邱凯,脸上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对,我就是邱凯,警察同志您好。」虽然知道这时候说客套话不合适,但邱凯还是加上了一句。这小警察的岁数看上去比邱凯还要小几岁,肩膀上一颗花都没有,约摸着就是刚刚从警校毕业的见习警员,听邱凯话中说得客气,他也没有多为难邱凯,直接了当的说:「你家里来人帮你办好所有的手续了,你能走了。」家,家里人?其实在这小警察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邱凯就隐约猜到自己能出去了,但实际听到的内容还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不是我的同事或者朋友,而是我家里的人?这……会是谁?邱凯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邱波,但国庆节前一天他还和邱波在网上聊过,知道邱波国庆节假期要先在大学里待一段时间,然后回老家,无论在那边都离邱凯现在所处的Z市有千里远。不会是自己最害怕出现的情况吧?邱凯的脸上忍不住露出惊恐的表情,如果是这样,他宁愿继续在这留置室里待着。「怎么了?还站着干吗?」见邱凯愣愣的站那儿没有反应,小警察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啊,没事。我马上就走,麻烦你了,警察同志。」邱凯自然不会在这里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表现出来,他跟着那小警察,在身后一群难兄难弟的目送之中离开了留置室。尽管这是一场「误会」,但邱凯出来要办的手续依然繁琐的让人心烦。耐着性子签完了那一叠的文件纸,又留下了详尽的家庭住址和*****后,邱凯终于能重获自由、走出派出所了。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一直领着他办手续的小警察说了一句:「对了,你的个人物品被你女朋友先领走了。」「个人物品?」经小警察这么一提醒,邱凯才想起来他的钱包和手机都不在身上,这些他本以为会遗留在宾馆里的个人物品看来也像他一样来了这派出所转了一圈。不过,小警察话中更让他在意的是后半句,领走他个人物品的人,难道……「那个,警察同志,你刚才说……我的个人物品已经被谁领走了来着?」「你女朋友啊!你的手续就是她给你办的,怎么了?」小警察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哦,没事没事。谢谢警察同志了。」邱凯哪敢表现出不对来,要是在这个时候引起对方的怀疑、再被抓进去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得不偿失了。五分钟后——邱凯看着眼前熟悉的俏丽身影,心中的感觉莫名的复杂。站在他面前的,自然是李原。其实只要思考一番就能得出答案了,能帮邱凯接触这个误会,又是以「女朋友」的身份来为他办理手续的,除了李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额……谢谢你了。」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李原,邱凯酝酿了好久,最终也只说出了这一句话。李原没有应声,只是一直看着邱凯,读不出喜怒的眼神与刻意营造的沉默让邱凯浑身上线都是一阵不自在。就在邱凯沐浴在她的视线中、准备再说点儿什么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气氛时,李原突然转过身,率先离开,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本就不知所措的邱凯更是一头雾水。这小丫头到底是在闹哪一出啊?邱凯现在走不是,站在这无比显眼的派出所大门前更不是。犹豫再三,他还是选择了跟上李原。紧跑几步,跟在了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的李原身后。「那个,谢谢你。」对于邱凯第二次的道谢,李原依旧没有反应。「额……对不起。」这次,李原终于停住了脚步。她突然转过身,一直都不包含情绪的眸子猛地出现了一丝怒气,她盯住了邱凯眼睛,吐出简短到有些生硬的三个字:「为什么?」「什么?」李原的诘问来得太突然,让邱凯骤然间无所适从。怒视着邱凯的李原轻咬了下嘴唇,然后又转过了身子,顿了一会儿后,她才继续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说 对不起 ?」「这个……」突然被这样发问,邱凯一时半会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老实说,他在说出「对不起」三字时脑子里根本一片空白,他只是在感受到李原身上散发着的僵持气氛后本能性的说出了这代表歉意的一句话。略微思考了一下后,邱凯才给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比较合理的答案:「我道歉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去宾馆开房是我决定的,最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是我连累了你。」邱凯的解释算得上合情合理,但在李原耳中,这并不是一个符合她心意的答案。「就这些?」邱凯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李原还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些什么。脑筋一边转动思考对策,他一边先转移开话题:「那个,咱们能不能先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站在路边,你不觉得会别人围观吗?」李原这才注意到,两人已经在人行道上停留了太长的时间。现在是早上8点刚过,恰逢上班潮,来来往往的人流中,不少人都对他们这对气氛奇怪的组合投去了好奇的目光。李原虽然天真了点儿,但并不是没有常识,她知道自己这么继续逼问邱凯会给路人留下一个什么样的错误印象,而那——正式她极力要避免的。「那你说去哪儿?」不知为何,李原没有做出决定,而是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面前的邱凯。「额……」邱凯只好环顾四周,正巧,马路的对面就有一家他无比熟悉的招牌,于是他又转向李原,「你吃饭了吗?」李原被他问的一愣,但还是本能的摇了摇头。「我们去那里怎么样?」邱凯指了指路对面,李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很快便找到了那家对她来说也很熟悉的招牌。「沙县?」「嗯,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赔罪了。」「你就准备请我吃这个?」「额……」邱凯一下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的确,赔礼道歉的请客选在小吃店这种地方是太寒酸了点儿,但这个时间与地点,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那啥,咱们先将就一下行不行?现在是早上,而且这附近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等改天我再请你吃顿上档次的。看在我昨天晚上帮你找人的份儿上,成不?」邱凯现在很尴尬,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李原一见到自己就是这么一副敌视的态度。这个时候他把昨天晚上帮忙找人的事情搬出来,就是想多少缓解一下这紧张的空气,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不说找人还好,一提李原本已消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她直接再次无视了邱凯,在面前的红绿灯变绿的那一刻,迈步就走,把扔在等待她答复的邱凯直接晾在了马路边。「喂?哎!你等等我!」邱凯又一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跟在李原的身后,也走上了斑马线。两人一前一后的穿过了马路,过了路,李原径直走向了那家邱凯先前指着的小吃店,跟在他身后的邱凯自然也是紧随其后进了这家说起来还是他最先发现的店里。一进门,李原先坐到了一张最靠边的桌子旁,邱凯十分自然的在她对面坐下,却被劈头盖脸来了一句:「你跟着我干嘛?」拜托,这是我挑的地方吧?虽然内心一阵莫名其妙,但邱凯还是耐着性子开口道:「我说大小姐,你到底是什么脾气发作了?虽然昨天晚上的事情有我的错,但也不至于这么对我吧?」「昨天晚上?你还敢说昨天晚上!」李原不知为何又气炸了肺,「昨天晚上你为什么要骗我?」「我骗你什么了?」邱凯完全糊涂了。就在二人之间正处胶着之时,第三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帅哥美女,都还没有吃饭吧?咱们都先消消火,填饱肚子如何?」邱凯和李原同时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系着围裙、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女人已经站在了那儿。这女人显然是小店的老板娘,一张盈盈的笑脸让二人都不由得冷静了下来。不过,对于她话中的误解,李原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和他没关系!」「好好,但是美女,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就算要生气也要先填饱肚子吧?还有这位帅哥,你不赶紧表示表示?」年轻的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向邱凯使眼色。在她眼中,无疑是将邱凯和李原当成了一对正在闹矛盾的情侣。邱凯想解释清楚,但他担心自己再开口会更加激起李原的反抗情绪,索性不承认也不否定,只是对着老板娘道:「老板,先给我们上两份蒸饺两份馄饨吧,快一点儿。」「好,马上来。」老板娘应声而去,留下邱凯和仿佛还在生闷气的李原。片刻后,见李原渐渐平静下来了,邱凯再次开口道:「说好了请客,不过这顿不算,下次我再正式的请你……还有,你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生气了吧?」「我为什么生气?这不都要问你自己!」李原瞪了邱凯一眼,撇着嘴道。「呃,问我自己?」邱凯挠了挠头,道:「难道,昨天晚上在宾馆的时候,他们为难你了?」李原一下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儿从椅子上蹦起来:「别提那个!」「好,好,不提,不提。」虽然不知道李原经历了什么,但看她脸颊全红的样子,那显然不是什么他能问的事情。「哈……说起来,我的确要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帮我,我现在估计还在里面待着呢。」邱凯说着,一笼蒸饺已经端上了桌,他将这唯一的一笼蒸饺推到了李原面前,而李原也丝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夹起饺子就塞进了嘴里。「知道就好……」李原嘴里嚼着东西,咕咕哝哝的说不清楚。她貌似饿坏了,筷子一动就停不下来,一个接一个的把蒸笼里的饺子喂进嘴里。眨眼间,邱凯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饺子就已经消失了一多半。或许是吃的差不多了,又或许是发现邱凯到现在都还没有动筷子,李原在吃掉了第五个饺子后停下了动作,而这时蒸笼里的饺子也只剩下两个了。看着那孤零零的两个饺子,李原不禁有点儿脸红,刚才的她因为肚子里的空城计和对邱凯的怒火,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对面还坐着邱凯这回事,什么淑女气质、矜持风度都扔到脑后了。现在看着眼前所剩不多的饺子和一个都没吃的邱凯,她的筷子怎么都伸不下去了。「啊,没事,还有一笼没上呢,你继续吃。」邱凯嘴角抽动着道。被邱凯这么一说,李原就更不可能再吃了。她直接放下了筷子,小声说了句:「我吃不下了。」就拿起一边的餐巾纸,用擦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但蒸饺这东西吃多了是会渴的,所以在那两碗馄饨和第二笼蒸饺一起被端上来后,李原看着热气氤氲的馄饨汤,眼神直勾勾的,却一直没有去拿勺子。「那个,喝点儿汤吧,吹吹就不烫了。」邱凯也看出了李原的窘迫,恰当好处的开口道。刚才还像张牙舞爪的老虎般的李原此刻却变成了温顺的小猫,轻轻点了点头后,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馄饨汤,但当她将勺子送进嘴里的时候,还是被烫了一下。「我都提醒过你了,怎么还是……」看着被烫的直吐舌头的李原,伸手要了一瓶矿泉水。他拧开了瓶盖,然后习惯性的喂到了李原的嘴边,直到李原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两人才意识到这个动作相对于两人现在的关系来说是多么的暧昧。「水给我吧,我自己能来……谢谢你。」李原小声道,从邱凯的手中接过了矿泉水瓶,正出于尴尬中的邱凯自然从命,将水瓶交给了李原。「你……对你女朋友也是这么温柔吗?」手中握着矿泉水瓶的李原,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对于李原的发问,邱凯本不想回答,但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开口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她……早就不在我身边了。」「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李原追问道。「嗯……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分了,她选择去了国外,而我则留在了国内。」对于自己那段开花却未能结果的感情,邱凯实在不想谈论太多。「是这样啊……」李原没有继续追问,她能感觉得到邱凯在回避这个问题。「好了,不说这个了。」邱凯转移开了话题,「说起来,我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有你帮我,我估计现在还在里面呢。」「没事,你被抓也是因为我,如果没有我的事情,你早就回家了吧。」李原十分乖巧的回答道。「嗨,这都是误会,现在没事了不就好了。」邱凯摆了摆手,但说到这儿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既然李原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这样想的,那今天一见面她为什么那么对自己?「额,美女。既然你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气,那为什么刚才一直不理我啊?」邱凯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听邱凯提起这茬,李原的眉毛又忍不住竖了起来。不过看在自己手上这瓶矿泉水的份儿上,这次她没有马上发作,而是加重了语气开口道:「其实我这里有东西要给你。」「东西?哦,对了,我听那个警察说我的个人物品是在你这儿吧?」邱凯道,他早就注意到李原拎着一个和她不太相衬的黑色摄影包了,而那里面装着的,自然便是邱凯被没收的「个人物品」,那台实际上还不能算是他的尼康相机。李原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了当的把摄影包放在了桌子上。但在邱凯一边道谢一边去拿包的时候,她却用手按住了摄影包的背带。「哎?」邱凯疑惑的看着李原,却见她那张刚刚放晴没多久的小脸上又一次布满了阴云。「我这里,还有一件要 还给你 的东西。」还有?还有什么?邱凯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忘在房间里的手机和钱包,但李原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中掏出来的,却是一个与这二者都不相符的东西。一个纸袋。一个看上去十分扁平,不知道装了什么,但肯定不是手机或者皮夹的纸袋。邱凯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李原,但李原只是阴沉着脸,示意他打开纸袋并没有封上的开口。于是,邱凯将纸袋拿在了手里。这个袋子很轻,从重量和厚度上看,里面装的应该是纸或者类似的比较轻薄的东西。邱凯用手捏了捏,触感竟然很软,仿佛里面装的是……布料。等等……布料?昨晚第二次出现在酒吧中的记忆如电光火石般出现在邱凯眼前,最终定格在了蔺毓秀将装着林加奈内衣的纸袋交给邱凯的那一幕。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如同重演昨晚第一次接过这个纸袋的那一幕一般,邱凯像触电一般把纸袋扔在了桌子上。这个袋子怎么会在李原的手里?!不,就该在她手里才对。这个纸袋毫无疑问也属于昨晚被没收的邱凯的「个人物品」之一,而既然摄影包都在李原的手上,这个纸袋也理所当然的会被交给李原。我擦,怎么办?该怎么和她解释?邱凯终于明白李原为什么一见到他就是一副面色不善的表情了。不过,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虽然邱凯身为一个大男人随身带着一套女人的内衣很不正常,但至少李原不知道这套女士内衣是林加奈的,虽然牺牲形象是一定的了,但邱凯还能解释清这个误会。大脑飞快的思考出了对策的邱凯一边将纸袋放到一旁,一边准备对李原解释他会将其带在身上的理由。但就在他张开了嘴巴,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之前,李原抢先一步堵住了他的话头。「你是不是想说这不是你的东西,是你帮你女朋友买的?」「额……」邱凯无言以对,这的确是他准备搪塞李原的托词之一。「你不是和你女朋友分手了吗?她不是去国外了吗?」但在邱凯想好下一步的借口之前,李原又扔出了两枚重磅炸弹。卧槽!感情刚才这小丫头都是在诈我的话呢,就是为了这个时候逼问我啊?邱凯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一突一突的跳,不过李原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要是再说出「刚才是骗你的」、「我现在有女朋友」之类的话就是欲盖弥彰了。不过……李原的话还没有说完。似乎是刚才说了那么一大串的话有点儿渴了,李原拿起勺子喝了口汤,然后扔出一句:「打开袋子看看吧,然后再想想你该对我说些什么。」打开袋子看看?邱凯顿时被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搞的摸不到头脑。那纸袋里装着的不就是林加奈昨天晚上落在酒吧厕所里的内衣吗?有什么必要在这个时候再打开确定一下……等等!邱凯突然注意到一个被他忽略掉的细节。昨天晚上,蔺毓秀把这个纸袋交给自己的时候,是这么瘪的吗?袋子里的东西……少了一件?或者说……不是那套内衣了?想到这里,邱凯立马拿起了袋子,打开袋口扫了一眼。然后这一眼,几乎让他后悔终生。纸袋里的,的确是一件衣服,而且也的确是内衣。只不过……那轻薄的布料颜色并非昨晚他曾匆匆一瞥的纯白,而是——褐色的。褐色的,布料……邱凯的脑海中,瞬间回想起那被晚风吹起的裙摆,和那裙摆之下与宽大的男士内裤形成鲜明对比的雪白大腿……让我们直白一点儿吧。纸袋里面装着的,是一条内裤,一条男士内裤,一条昨天晚上的时候邱凯亲手「借」给了林加奈而且被那个混血小妞当场便穿上了的内裤。邱凯机械的抬起头,正对上李原冰冷的视线。现在,无论李原把他当成色狼、禽兽还是臭虫、蟑螂之类的龌龊玩意儿他都不会再奇怪了。生平第一次,邱凯有了芒刺在背的实感。----分割线----「生活处处有惊喜。」这句话,邱凯早就忘记了是什么时间、又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了,不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句话都被邱凯奉为人生哲理一般的存在。某种程度上,他孜孜不倦的拍摄自拍照的行为,也是在为生活创造惊喜。邱凯是这么想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无疑是十分讨厌的,如果身边没有足够多的惊喜,那为什么不自己创造一些「惊喜」呢?但此时此刻……邱凯真心觉得,始料不及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点儿。千算万算,邱凯没有算到自己借给林加奈的、从一开始就没想拿回来的内裤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以这样一种让他胆战心惊的方式。完了,彻底完了。这下别说形象了,估计在李原的心中自己连人都不是了。邱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李原的表情,很奇怪的是,李原虽然依旧沉着脸,但却没有更多的表示。她没有说话,但她的那张小嘴此刻也没有闲着——一勺接着一勺,李原用方才消灭大半笼蒸饺的速度将碗里的馄饨连汤带水的喂进嘴里。额,看来眼前的这尊菩萨还没吃饱,没空降下天罚。邱凯也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那儿,看着李原勺子不停的吃馄饨。尽管他的面前也摆着一碗热气尚未消散的馄饨,但他此时却没有半分动勺子的心情。终于,李原把馄饨消灭干净了。将空勺子扔进碗里的她很没风度的扯了一张餐巾纸擦嘴,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加奈托我谢谢你来着。」谢谢?很遗憾,邱凯现在没有从李原的语气中听出半分感谢的意思。「因为……你帮她把落下的 东西 找回来了。所以,她很自然的要把从你这儿借的 东西 还给你。」两个意味深长的「东西」李原格外加重了语气,而自认无脸见人的邱凯,只能继续用低头来表达自己此时心中的难堪。「我记得,昨天晚上,某些人拍着胸腹说:自己什么都没做,只是和人家一起喝了点儿东西、聊了聊天,还说骗我没有一分钱的好处。」说到这里,邱凯只感觉李原的眼神变成了两根针,直直的刺在他的脑门上。「是啊,骗我是没有一分钱的好处,因为某些人早就吃干抹净了。只是你没有想到,自己的 好心 会变成揭穿自己的物证吧?」「美女,美女……我求求你了,咱有话好好说成吗?」邱凯投降了,他发现自己如果再这么被「批斗」下去,非撞豆腐自杀不可。而另一边,李原也说够了。其实一开始她会那么生气,主要是因为昨天晚上她被邱凯耍了的事情。林加奈和邱凯之间的交集,她终究只是个外人,人家两厢情愿,她也没什么可插嘴的。「邱凯。」李原突然放松了口气,而察觉到这丝变化的邱凯自然不敢怠慢,摆出一副恭迎圣听的样子。「你对kana,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把她当作一个,一个炮友吗?」「额,你想说什么。」「kana虽然过去有过那样的经历,但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她会在日本做出那样的事,也是为了分担家里的债务,和为自己攒下留学的学费。或许她不完美,但她绝对是一个十分善良、十分可爱的女孩。所以……我不想你继续伤害她。」邱凯能听出来,李原一开始想用的并不是「炮友」这个词,而这句话,也让他明白了眼前的李原并非昨天晚上见过一面的蒋雪华那样对林加奈的过去一无所知——至少,她是了解林加奈那段过去的。但伤害……这个说法让邱凯感到有些承受不起。「那个,李原。」为了表明自己的正式,邱凯第一次用名字称呼了李原,「虽然我没什么资格为自己辩护……但伤害什么的,言重了吧?」「kana一脸兴奋的告诉我,你是个十分好心的摄影师,让她拍了一些简单 的照片后就给了她很高的酬劳。」李原用淡淡的一句话直接把邱凯打回了原型,「邱大哥,你真的是摄影师吗?那些照片我看了,真的是很 简单 啊。」邱凯彻底没话说了,被戳穿到这个地步,他还能说些什么?「而且一个人就算了……居然还是三个人。鬼畜!」在邱凯低头的那一刻,李原又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你说什么?」李原最后这句话说的十分小声,邱凯没有听到。「没什么。」李原自然不会重复第二遍,她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邱凯,你在昨天晚上帮了我,我也相信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但是……唯独kana的事情,请放过她吧,至少不要再去纠缠她。」邱凯顿时不知该怎么接话是好。老实说,他本来就只把和林加奈的经历当作一个美好的春梦的,继续和那个百依百顺的混血小妞保持关系什么的……邱凯不是没想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所以面对李原「不要纠缠」林加奈的要求,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能看的出来,kana对你挺有好感的,虽然被你做了那样的事……你没有伤害kana,我很感谢,但以后,还是请你放手。就算是我帮你办这些手续的偿还吧,怎么样?」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李原,邱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当面否定,便道:「好的,我答应你。」「谢谢,kana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让她受伤害。」李原说罢,拿起矿泉水瓶喝了一口。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邱凯到现在都还没有动筷子,摆在他那边的馄饨、蒸饺,都已经变凉了还保持着刚端上桌的状态,而反观自己这边,蒸笼和汤碗早就空空如也了。「你,你怎么不吃啊?」看着自己面前和邱凯面前形成鲜明对比的空碗,李原一下子脸红了。「啊,我不是很饿……」邱凯绝对是在说假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一顿饭都没吃。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馄饨,已经凉掉的馄饨汤虽然依然鲜美,但总有些丧失口感。「要不,再叫一份儿吧。我请客,这次我带钱包了。」李原说着,还摸了摸放在一边的提包。「不用,说好了这次算是我请你的,我吃这些就成。」邱凯说着,拿起筷子夹起一个蒸饺塞进嘴里。蒸饺这东西不如馄饨,凉掉之后口感改变的更多,邱凯忍不住皱了下眉,而这个细节没有被李原忽视。「老板娘!」她伸手,唤来了老板娘,「再给我们上一份蒸饺吧。啊,还有馄饨。」「好嘞!」收到点餐的老板娘高声回答着,而此刻的邱凯见状也放下了筷子,道:「我不是说了不用了吗?」「算我请你的。怎么,不愿意吃我请你的东西吗?」李原嘟着嘴说了一句,那似曾相识的嗔怪让邱凯一阵恍惚。但他马上反应了过来,道:「当然不是,我是担心吃不完浪费了。」「没事,还有我呢。」李原很自然的补了一句,似乎刚才那一碗馄饨加一笼蒸饺不是进了她的肚子一样。片刻之后,她才察觉到邱凯眼神的异样,尴尬的红晕再次爬上了她的脸颊。她掩饰一般的道:「你一个大男人,这么点儿东西都不能吃啊?」「能吃,能吃。」邱凯如何看不出李原这是在掩饰,但这个时候他要是点破就是真正的不解风情了。蒸饺很快就被端上来了,但馄饨要煮还要等上一段时间。邱凯这个时候也放开了,筷子飞快的开始填饱自己的肚子,两人的角色一下子调转了过来,之前是邱凯看着李原下筷子,现在换成了李原看着邱凯筷子飞快的在蒸笼和嘴之间来回。「男生吃饭果然快……」看着迅速空下来的蒸笼,李原突然来了一句,但她的这句却差点儿让邱凯噎住,因为这一瞬间邱凯超级想回应一句:「你刚才吃饭的速度也不比我慢多少。」「其实……我要谢谢你,个人方面的。」见邱凯的筷子渐渐停住,李原又打开了话头。「个人方面的?」邱凯舀起一勺馄饨汤压了压喉咙里的饺子,然后道。「嗯。」说到这里,李原的脸又红了,只不过这一次的红潮不是因为尴尬,而是另外的一些情愫,「你虽然是个色狼,但也不是坏人。昨天晚上,如果没有你帮我,我肯定在外面找一夜都不会找到kana,估计连公寓都没法回去。」色狼这个称呼让邱凯苦笑了下,但现在的他根本无力反驳。「额,但是昨天晚上那结果……也有我的过错。」住宾馆的主意毕竟是邱凯提出的,这点儿担当他还是有的。「其实昨天晚上那些警察阿姨在问清楚情况之后就让我回去了,她们还特意把我送到了公寓门口。」李原说着,却是让邱凯忍不住张开了嘴巴。「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有什么问题吗?」「我可是在派出所里待了一个晚上的……也没见有人来询问情况啊。」邱凯有些愤愤不平的道,难道这也有性别歧视?「我不是一大早就来救你了吗……别埋怨了。」李原小声的嘟囔着,她才不会告诉邱凯自己这么早被释放的原因是被抓之后就在哭引起了那些女警察的注意,更不会告诉邱凯她被送回去之后完全忘记了邱凯还留在派出所的留置室里这件事。「我没埋怨啊。不过还是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帮我证明,我的确不知道要在那里待多久。」邱凯道。「不用谢我,昨天晚上那件事说起来也是因我而起,我欠你一个人情。」李原说着,直直的看向邱凯。邱凯倒是完全没料到李原会这么说,本来,在发现自己昨天晚上和林加奈做的事情被李原发现后,他挨打的准备都做好了,但现在却意外从李原这儿得到了一个「人情」,这让他在意外的同时,也有些惊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客套什么了。不过这个人情……」「你要钱吗?我带钱了,我把昨天晚上花的钱还给你吧。」呃……钱自然不是邱凯的本意,说实在的,昨天晚上他也没花几个钱,但提到人情,他倒是生出了另外的一个想法。「钱就算了,本来就没有多少钱。如果你真想还我这个人情,不如帮我一个忙吧。」「帮忙?」李原眨了眨眼睛,「什么忙?」「额……」看着李原那双迷茫的眼睛,邱凯挠了挠头,突然觉得不好开口,「当我一天的模特。」不出邱凯所料,听到「模特」这两个字的李原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但抢在她发火之前,邱凯补了一句:「你放心,不是什么奇怪的模特。Cosplay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扮成动漫作品里的角色拍照的模特。」「cosplay?」李原的反应显然是知道这个名词的含义,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邱凯,道:「你还拍cosplay的照片?」「喂喂,怎么说我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混迹了好久了,你不能这么怀疑我吧?」邱凯没有吹牛,从大学时代开始,他就一直在Z市cos圈子里活动,因为器材专业外加技术较好,在Cosplayer中也算小有人气。「真的,不是 那种 照片?」「我不都说了是cosplay了。」「但是cosplay也有那种色色的啊。」李原却这么补了一句。啊咧?邱凯愣了一下,的确,是有一些cosplay的照片会拍的十分露骨,或者干脆就是另类的色情照片。但是……李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李原之后马上闭上了嘴巴,同时避开了邱凯疑惑的目光。最后,她转移话题般道:「那好吧,我答应你。」「真的?」「难道还是假的啊……不过咱们事先说好,如果到时候我觉得不对劲的话,我可是会转身就走的。」「我说,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你有前科!而且还是非常恶劣的前科!」「这可是你先说要还我人情的啊?」「我答应你就不错了!」最后,两人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中度过了剩下的时光。桌子上的餐具全部空空如也后,李原率先提出了离开。「对了,给我一个你的*****吧。」分别之前,邱凯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任何李原的*****。「你没打什么歪主意吧?」李原摆出一副古灵精怪的表情,歪着脑袋看着邱凯。邱凯无奈,道:「没有*****我怎么通知你来拍照?或者你现在就告诉我个你方便的时间。」「算了,我说着玩的而已,这么认真干什么。来,手机给我。」李原说着,从邱凯手中要走手机,然后飞快的在联系人中输入了自己的号码。邱凯接过她递来的手机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着拨号中的画面,另一边,李原摇晃着自己手中显示着来电中的手机,轻快的开口道:「看,为了证明这个号码真的是我的。」「你还真是不嫌麻烦……」邱凯摇了摇头,挂断了电话。「找个周六的时间打给我吧,周日我要去兼职的。」「哦,好,我准备好了就通知你。」邱凯道。两人现在的对话无比的自然,仿佛刚才在餐桌上发生的争执都不存在一般。「你……没什么要对kana说的吗?」李原转身跑出去两部,突然又回过了头,对着邱凯道。「喂喂,不是你说要让我和她撇清关系的吗?」「嗯……如果你是真心喜欢kana,我会帮你的。因为你还算是个好人。」李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那啥,自己这算是被发「好人卡」了吗?邱凯能做的只有苦笑。看着李原渐行渐远的背影,那似曾相识的情愫,再次涌上邱凯的心头。邱凯知道,自己继续接近李原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他无法控制那份他一直深埋于心底,又一直逃避、躲藏的感情。目送着李原离开,邱凯突然生出一种非常强烈的失落感,那种最宝贵的东西从手指缝中流失的感觉抑住了他的呼吸。感情在向往那份似曾相识的纯真与善良,但理智却在告诉他,眼前的女孩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并不是曾经属于自己的那个人。就这样,邱凯一直站在原地不动,目送着李原上了公交车,离开。直到公交车完全消失在川流不止的车流中,他才恍若所失的回归头,找回了自己迷失的心。人是活在明天的动物,但总有人活在回忆之中。邱凯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是活在明天,还是算沉浸于过去,但他知道,能够决定自己脚下的路的,只有自己。嘴角扯起一丝苦笑,邱凯转身,去追寻自己的明天。而就在这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突兀想起。邱凯掏出手机,显示在屏幕上的号码,却是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名字。刘兰。简单的两个字,却在瞬间挑起了邱凯对那次刺激无比的3P的回忆。他还记得自己前几天打电话给她时她告诉自己她老公回家不方便,而且,这还是刘兰第一次主动给邱凯打电话。这意味着什么?带着猜想与疑问,邱凯接通了电话。「喂,兰姐?」「邱凯,你今天晚上有空吗?」开门见山的询问,让邱凯有些始料未及。但他在这方面的反应从来都不会落于人后,立马回复道:「有空,有空。怎么了,兰姐。」「是这样的……」电话那边的刘兰顿了一下。「我和我老公离婚了,你能来陪陪我吗?」【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