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婊子老婆】(04)作者:nujinglingg
匿名用户
2023-11-11
次访问
  作者:nujinglingg字数:11037第四章坠入「天堂」睡的朦胧迷糊间,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那个找死的家伙,火大着正要骂出口,一看是狗腿,估摸刘大有事找,火气立马消散无影。「喂,狗腿啊,这么早,什么事呢」,其实也近中午了,作息时间的关系。「嘿嘿,你小子,刘大叫你呢,好事,赶紧过来」,狗腿嬉笑着说。立马精神头上来,不用说,昨晚小方肯定是把肿瘤伺候爽了。赶到肿瘤那,开门的是狗腿,肿瘤从内间卧室披了间睡袍,边走边系腰带。「棍子,动作挺快嘛」,肿瘤心情大好,慢悠悠的说。「刘大召唤,那是第一等的大事」,我奉承说。「哈哈,别光说拍马屁的话,以后多用行动知道吗」,坐到客厅的主位大沙发上。「一定一定,这不把小方都带出来了么,」故意压低音调「滋味怎样?还不错吧?」「嘿,你小子,以后有好货,大家都是兄弟,别藏着,」,狗腿给肿瘤点上根烟「这次表现不错,想不想去帝国那边看场子?」。TMD,兄弟?自己女人可从来没给我们玩过,「真的呀?那真是得感谢刘大」,「皇家帝国」夜场是老大亲自看管的夜场,在这城里数第一的娱乐场所,气派大场面不说,进去玩耍的不少本城的达官贵人和有势力的人物,里头的小姐更是个个标致风骚,不少大学生都在里头挣快钱,重要的是,丰厚的小费。「哈哈,都自家兄弟客气什么,真要谢的话,让你妞在我这呆上那么一阵子再去场子里,没问题吧?」,这家伙,还想霸着小方。「这哪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说了算」顺着肿瘤的话接上。,NND,小方是我唯一的一张王牌,还指着她搭上老大,只不过眼下还不是讨价的时候,等以后巴结上老大了,让你乖乖把自己女人送来给我干。「就这么说了」,肿瘤站起来,「晚上你就去帝国找黑皮,说是我叫你过去的」,往里间卧室走去。「晚上一定早早的去,谢谢刘大,饿……,有几句话跟小方交代一下,她人在哪?」「有什么好交代的,还怕吃了她」,看我认真的模样,「好吧好吧,里面床上,赶紧说完走人」,肿瘤有些不耐烦的说。答应着快步走到前面,小方裸露上身,皮短裙被撸在腰部卷成一根布条趴在床上,一床被子垫在小腹位置,下体自然的翘着,张开的双腿间泥泞的下体一览无余,精液和淫水的斑块从肛门之上一直延伸到大腿之下,这家伙两个洞都搞了,一晚上看来没怎么消停,灯光之下发现液体闪着一点亮光,明显的没有干透,不用说,狗腿肯定也有份,旁边的床头柜上,散落着几十粒散装伟哥,侧脸睡着的小方看起来有一丝疲惫的神态。身后传来狗腿和肿瘤的浪笑声,不用说,俩人等下还得继续操小方。「睡着就算了,麻烦刘大告诉她下个礼拜她爸会来看她,让她打个电话回家」,扭头走开,瞟了一眼猥琐淫笑的狗腿,仗着肿瘤罩着,老子早晚叫你给我跪下。回到家想补个觉,楞是没睡着,现在肿瘤他们俩又吃药干小方了,是一个一个轮着操她还是一块上?小方有没用出深喉吞的绝招?刚才一个套子都没看到,他们都射小方哪个洞里?有没让他们都射逼里头?小方耐受力能坚持被干多久?肿瘤还会不会叫别的兄弟去干逼?想着想着,发现鸡巴不知不觉的变硬了。如果跟肿瘤一起干小方,她肯定会很喜欢,被山口调教成性奴一般的女人,肯定喜欢被不同的男人玩弄。已经是我的性奴老婆,漂亮丰满而又妩媚而又风骚,走在街上,谁知道她是一个淫荡的骚货呢?不过,我就是喜欢。反正我在也是干、不在也是干,一起玩她肯定更刺激,一直就我自己用,也想知道小方到底能被男人干到什么样子。想好了就行动,风风火火返回到肿瘤家外,本以为能听到激烈的战况,却一点反应都没,也没人应门,看早上桌子一堆伟哥,肯定俩人不会放过小方的,怎么会没人呢?若是打电话质问肿瘤,惹的他不高兴,赔了夫人又折兵划不来,悻悻往回去。刚走出楼道口,迎面走来一个丰满的短发少妇,一步一晃的奶子,向路人说着我有一对巨乳。忍不住盯着那胸部……「看什么看呢,还没看够?」抬头一看,巨乳少妇微笑着看着我说。原来是嫂子,肿瘤的老婆,叫秀秀,从坐台女,转业成家庭主妇跟了肿瘤,当年还和兄弟们一起上过她,那一对大奶子,可是弟兄们的最爱。好一阵没见,那对奶子更是汹涌。「哎呀,原来是嫂子啊,怪不得这么吸引人,一路秒杀了多少个男人了?」打趣的回答。「敢调戏嫂子,不想活了」,说这话的语气跟字面是相反的,「怎么,没找到老刘?」「是啊,」。「那上去坐坐,我给他打个电话,正好告诉他我回来了」,一拍肩膀,把我往回推了一把。「没什么事,下次来一样」,免得被撞见,肿瘤肯定不乐意。「怎么,才多久没见呢?嫂子的话都不管用了?,」「哪能呢,」想想既然把小方带出去玩了,应该一下回不来「好,我提嫂子提东西」。「这才对嘛,上楼」。一边闲聊,原来她上个礼拜回娘家这才回来,娘家人出去旅游,也就先回来了。秀秀走到里面,突然站在门口楞着没动,房间里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堆伟哥,被子被丢在地上,床上明显的湿了一大块,床尾一端明显shy的,我知道那肯定是小方留下的,一旁的椅子上放着小方的短褂和黑色蕾丝抹胸,短皮裙被扔在床边,紫色的C裤挂在床头灯的支架上,非常显眼。这家伙,没料到秀秀会回来,有戏看了,心里别提多爽。不敢那么表现,假装安慰道:「刘大对嫂子那是没得说的,可能是别的兄弟吃了肉没擦嘴呢,」故意替肿瘤说话。「不可能。知道他在外面玩女人,只要不带家里来我都当不知道,」,秀秀气急败坏,「当我是病猫呢,欺负我,老娘不会放过他」。秀秀翻出包里手机,却没能打通肿瘤的电话,更是气的直跺脚,脏话飙的比男人都猛,走到窗边时,突然一个回头想起什么来。「我知道他在哪里」,秀秀拎起包包,拉着我往外走去「老娘要他好看」。原来他们在近郊买了别墅,几乎装修完毕。到那一看,人影都没,秀秀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楼梯上抽泣了起来,领口内的豪乳跟着颤抖着,曾经「老二」在那深深的事业线里耕耘。站在一边靠在扶手上抽着烟,欣赏着波涛,心里想着要是小方的奶子也这么大的话,会怎样?秀秀的哭泣声已经被圈到另一个世界。突然秀秀抬起头,看见我这流口水的表情,「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哎呀,别人的那有嫂子的这么大而坚挺呢」,我讨好的说「兄弟们见识过这样的胸器,别的女人都看不上了」。「说什么呢,敢吃我豆腐」,秀秀虽然嘴上硬,但是看出来还是喜欢听赞扬的。「哪能呢,肿瘤知道不杀了我们」。「要是他不会知道呢」,秀秀别样的语气,明显挑逗的意味。「哈哈,行啊」,这不是送来的白肉么,不吃白不吃,自己发骚可不能怪,何况小方还在肿瘤那,就当换媳妇玩,各不吃亏「起来一下」。我招招手,秀秀还没完全站稳,被一把搂在怀里,大肉球顶在胸前,心痒痒这久违的骚货。上衣的白色短褂外套被扔到一边,豪乳从吊带裙里蠢蠢欲动,亲吻着秀秀,一只手隔着一层衣物揉捏奶子,真实的手感说明里头没有奶罩,好奇为什么没有凸点,没一会儿秀秀的骄淫声在新房内回响。另一只手顺利拉开裙子背后的拉链,当扒下上半身的裙子,贴着透明乳贴的豪乳又一次在我目前晃动。乳晕还是黑的那么风骚,不知道被多少人吃过玩过的身体,依然那么诱惑。虽然丰满,但不显胖,肉肉的手感,让人爱不释手。焦躁的秀秀双手隔着裤子,努力的想要抓住里面的鸡巴,没能得逞。上半身的裙子扒到腰带处,乳贴已不知去向,面红耳赤的秀秀拉着我往楼上去。「楼上可以,快点」。甩起豪乳一溜小跑,那波涛不比海啸差。一直把我拉到一个铺了张单人钢丝床的房间里。秀秀掀开裙子脱下红色的蕾丝三角裤,我可没打算这么快满足他,一屁股坐到床上,张开双腿,叫她给我吹鸡巴。秀秀没办法,只得蹲下拉开拉链掏出半硬的鸡巴唆起来。「哇,功夫见长啊,舒服」,摸着秀秀脑袋,感受小嘴的吞吐。「……」秀秀抬眼看了看我,迷离的眼神满是饥渴。咕唧……咕唧……咕唧……口交的快感从下体直冲脑门,想起以前给她下了药,和兄弟们一起干她的场景,三个人轮流,快要射的当口就换人,操了她整整五小时,从子夜直到天蒙蒙亮,从淫水满满干到需要用润滑液,从性奋的淫叫干到她抽搐的无力趴着承受抽插,那是她在勾搭上肿瘤之前,最后一次的疯狂,本以为再没机会玩这骚货,没想到此刻蹲在胯间给我吹鸡巴。秀秀发现嘴里的鸡巴已经硬梆梆的,充满欲望的眼睛看着我,欠操的表情写满泛红的脸蛋,不过我早已不是当年硬起来就忍不住操逼的小男人了,今天我要征服曾经属于我们的贱婊子。突然注意到下面不断晃动的大奶子,心生一计。「骚货,给你来点不一样的刺激」。站起来,让她坐在床边。「什么刺激?怎么玩?」秀秀长长透着气。没有回答秀秀的问题,笑着从外间的材料堆放处顺利找到一卷包装绳,在秀秀的豪乳上方和下方绕到背后各紧紧绑上一圈绳子,接着利用奶子四角处的绳子,把那一对豪乳从根部勒的紧紧的绑着,大过半球的奶子看起来要被勒掉下来一样,充血的大奶子,滚圆红润,坚挺勃起的深色奶头,轻松的被活套圈住拉到胸口中间绑在一块。秀秀非常配合的完成这些动作,挤了挤自己被绑的双乳,看的出来秀秀是第一次这么被绑,享受表情满是骚味。眼神里分明在说「我很需要,现在可以了么?」。虽然小方已经是随我予取予求,但是还没试过这么淫贱的玩法,不想忍了,扑倒秀秀捏起那对被绑的通红的豪乳,呻吟声随即响起,掀开裙子扒下内裤,一番摸索发现茂盛的逼毛一根没剩。心里想着,回去一定把小方的逼毛也给刨光了去。裙子卷在腰部,把秀秀双腿膝盖推开,白花花的蝴蝶无毛逼,比原来更白更好看,鸡巴对准洞口,一下插到最深,一点都不留在外头。发觉秀秀的骚逼比原来紧很多,不过此刻没容得多想,快进快出带动着起汹涌的波涛。啪……啪……的声音,和秀秀的淫叫合成为一道旋律,看着晃动的豪乳离她小嘴很近,忍不住空出一只手把奶头推到她嘴边,秀秀一口含住,豪乳的下沿仍然有肉波起伏,豪乳果然有玩头,身子趴到秀秀身上,用力揉捏起大奶子,吻上秀秀的小嘴和那嘴里的那对乳头,俩人的舌尖,在乳头内外翻滚。秀秀的双腿紧紧的圈在我腰部,小腿用力夹着想要更多,已经有三年多没干过她,此刻像是遇见刚出来做的婊子一样,非常的、非常的性奋,恨不得每一下都把鸡巴连带蛋蛋都顶进去干她。快速的狂轰抽插,加上上半身被蹂躏,秀秀的小腹抽搐着起伏,喉咙的低淫声,突然间大大张嘴,呻吟声戛然而止,没任何声音,乳头从嘴里弹了出来,这么些年,高潮还是这反应。抱起双腿,一口咬住双奶头,奋力的冲刺……奶头被我一咬,「啊……」的大叫一声,微微睁开眼睛,眉头紧皱,双手环抱着我的脑袋,承受着高潮中被操的快感。三五十下之后,秀秀弯曲的双腿瞬间绷的笔直,骚逼一阵强烈的夹击收缩,把鸡巴挤出,双手推着我的肩膀无意识的想要摆脱,怎奈鸡巴脱开时已经反应过来,紧紧咬着奶头不放,左右翻滚浪叫,双奶头还是被我咬在嘴里……感受到剧烈起伏的小腹,渐渐平息一些,秀秀的身体放松了一些,引导着湿漉漉的鸡巴重新插回洞内,激起一声悠长的浪叫……鸡巴顶在深处没有动,看着满面红润的骚货缓过神来,大口呼吸着。「坏死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秀秀娇嗔着。「厉害的还在后头呢」,被放开的乳头几番浪荡回复到原位。「死鬼,你想弄死我」,现在好似夫妻一般撒娇起来,「对了,这是哪里学来的,蛮刺激的」,秀秀瞟眼瞧着被绑的双乳。「哈哈,想知道?」,故意逗她说。「说说嘛,还有什么刺激的招式?」,秀秀忍不住。「嘿,把鸡巴夹紧了,伺候好,自然就知道了」,吊着她的胃口。「唔……」秀秀娇嗔着不依不饶,鸡巴也传来骚逼的夹击感,「是不是金屋藏娇了?有想好的了?」。话说说对了,只是她不知道肿瘤带走了小方,而我玩打定主意好好玩弄她一番,直到给我跪下唱征服。「是啊,有机会让你们认识认识好了」,一捏大奶子。「这可是你说的」,秀秀亲了我一口「看看哪个妹妹玩法这么好」。听小方说过,身经百战的女人,要干的她臣服,不到最后时刻是不能大深度抽插的,也就是说,性经验丰富的骚货,需要慢慢吊足胃口,最后一击定乾坤。慢慢开始抽动鸡巴,故意只用鸡巴前半截抽插,并不深入,从鸡巴开始抽插,秀秀满脸的期待,看的出她想要像刚才那样狂抽的快感。故意不理她,吮吸着奶头,玩弄揉捏着奶子,鸡巴不紧不慢的一下又一下浅浅插……没多久,秀秀搂抱的双臂力量变得越来越大。「老公,快点干,我要,快点」,下体更是翘起臀部迎合着鸡巴。看着骚货那种急不可耐的表情和予取予求的趋势,小方说的没错,而且效果很好,突然想,这招对小方肯定也管用,小方的胃口被吊起来会怎样呢?肿瘤把小方到底带哪里去了呢?干什么了?会叫其他弟兄一起操她吧。不如我也叫兄弟来一起干她女人,刚好相抵?肿瘤知道我干了秀秀会怎样?越想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操逼的节奏下意识的加快、加深,会有多少兄弟被叫去干小方?小方能承受的住呢还是会很享受?,脑海里闪现一个女人被几个男人淫笑着玩弄的画面。感觉不止是精虫上脑的冲动,还有全身的血都冲头上去了。顾不得那么多,双手掐着双乳,把奶头吸在嘴里紧紧咬着,秀秀的淫浪声中,痛楚的呼喊增加了几分,报复的快感让双手指头都掐进奶子里,绑在一块的奶头不用说肯定也有了牙印。浅浅、缓慢的抽插变得深入而快速。感觉到骚逼深处的潮水,比起刚才大了不少,鸡巴毫无阻碍……突然「突突」的电钻声从隔墙响起,吓了一跳,秀秀的反应更大,双腿一瞪,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嘴巴跟缺水的鱼一般大张着想要吮吸什么,秀秀被这声响吓的高潮了。喔……,既刺激又欢乐,电钻声盖过了操逼的啪啪声,雄性激素的作用下,放弃玩弄奶子,从腋下紧紧箍住秀秀的身体死死压住,尽最大的力气狂操已经高潮的骚逼。越干越硬,越干越爽,一会儿冲刺后,秀秀尖叫一声,全身开始颤栗抽搐,双腿软软的搭在背后,骚逼的夹击痉挛更加强烈,夹的人只想着把精子喷到深处……暗想着狠狠操死这卖逼的贱货,「咕叽……咕叽……」……骚逼内涌出大量的液体,性奋、性奋……狂乱的冲刺,带人进入疯狂的世界,喷薄射出的精子,并没有立即减弱鸡巴的动作,一边操逼一边射精的带劲感,爽的无以复加。喷了精子的鸡巴,终究还是抵不过骚逼的吮吸和夹击,几波之后已经渐渐软化,只能用力顶住,暗暗内射入深处……一会儿回过神来,感觉到骚逼还有弱弱的夹击感,脑袋枕在豪乳中间,捏着肉肉的屁股,「现在爽了吧」。「嗯,好久没这种感觉了,」秀秀嗲嗲的说着,「被你玩死了」,脸蛋红彤彤,满目柔情,温柔的搂抱着我。骚货被征服了,以后多个不要钱的风骚女人玩,而且还是肿瘤的女人。「这就满足了?」,必须把骚货的胃口充分调动起,「那以后还有更爽的怎么办?」。「还有?反正放马过来,」秀秀果然上钩,「还没听过女人怕男人干的」。「哈哈,这可是你说的,下次玩到你叫爷爷」。「行啊,别吹牛,要是不行,把你的家伙剪掉」,秀秀微微打趣一笑。突然想到刚才操逼明显感觉比以前更紧,「对了,怎么感觉比以前更紧了?是吃什么药了呢还是肿瘤的太小了没法开垦」。「去你的,玩了人家老婆还这么说,」秀秀假装生气,「那是人家练的」。「呦,这还能练啊,」急切想知道怎么回事,必须让小方也练练,「快说说」。「嘿,你急什么,跟你说也不懂啊,知道你那小九九,带我认识认识你家的,找机会教她不就是了」,秀秀得意着。「哈哈,这么说定了,她这阵没在家,等她回来!」。「不在?」秀秀脑瓜立马反应过来,「是不是大刘……?」,秀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好聪明嘛,去你家就是找她去的,没想到老婆没找到,碰到你了」,捏了捏秀秀大乳。「看你这人,自己老婆都看不住,还勾引人家老公」。「哎呀,出来混有什么办法,再说没那出,我们也碰不上呀,是不是?」,逗着秀秀说道。「哎,反正都这样了」,秀秀的语气喜忧参半,「对了,我知道他们在哪」突然灵光一闪。「你知道?」奇怪为什么现在想起来,「起来,去救你老婆」,秀秀推搡着。「哈哈,好,绳子别解了,就这么走吧」,看着被绑的豪乳,好似两个球一样挂在秀秀胸前,扣在一块的乳头,成了两个球的公切点。「这怎么行,下回玩吧,这绳子没弹性,应该可以绑的更紧点的,」边说边解,「你老婆教你的?」。「这还用教?,太小看我了吧!」。「呵呵,哎呦,好吧,下次别让我失望就行」。欣赏着晃动的双乳,因为捆绑充血的缘故,解开绳子后还是那么红润,直教人想咬一口。原来肿瘤一直把老房子当作一个窝,不少家伙和货都会放在这还未拆迁的老城区里,不但方便而且安全。小巷子里拐几个弯,秀秀指了指一个带前院的平房,俩人悄悄靠近绕到屋后,果然传出几个男人说话和笑声,但是没听到女人的声音。俩人一块进去是不可能的,商量好秀秀进去,把肿瘤和其他人「带走」,然后我再进去,这样不论小方在不在里面,都没关系。秀秀进到房内,立即听到一阵尖锐的叫骂和砸物声。很快,连带肿瘤6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有两个边跑还边系腰带,秀秀手里抓着铁棍在后头……秀秀并没有跟着离开,小方赤裸着曲腿侧躺在床上,面色潮红,眼神有些疲惫,床边的地上扔了十几个用过的套套。TNND,自己玩还不算,6个人,每个人至少干了两炮以上。「老公,你怎么来了?」,小方感觉到意外,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休息「她是……?」「这是刘大的老婆,」突然和一个风骚少妇一块出现,有点说不过去。「没事,老公,你们玩的开心就好,」小方看了看我和秀秀。「妹妹你不是玩的也很开心么?」,秀秀坐到床沿,打量着小方。这几句话信息量真大,楞是一下没回过神,可以确定的是,小方很享受,对秀秀并不反感,好像还有些别的意思。秀秀好似男人那样欣赏着小方白嫩、丰满的肉体,最后眼神落在乳环上放出光芒。「老公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小方微笑着说。「果然是个美人坯子」,秀秀看了看我,「怪不得棍子这么久没见人」。「哎呀,这又不是聊天的地方,回去再说」,在柜子里翻出一件衬衫和牛仔裤扔到小方身上。「好」,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回应,继而相视一笑。……小方穿了衬衫,但是凸点很明显,一开始还遮遮掩掩,看我没有搭理他,胆子大起来,把后视镜转了个角度……而秀秀和小方一直在后座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偶尔的窃笑,让人莫名其妙。才见面,怎么一下子这么亲近?下车时,的哥仍让没忘记扫几眼小方诱人的前胸……小方洗澡冲凉时,秀秀说:「刘大说你老婆在店里做的?」「哪有的事,还没去呢」,抽了根烟点上,「刚才你们俩聊什么呢?」「想知道?」,秀秀眨了眨眼看了一眼里间,「告诉你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好处?还讨价还价呢,赶紧的」,疑惑那是为什么。「好吧好吧」,秀秀看我没什么耐性,「你老婆说你斯文呢,好了吧」。「……」,一点不解。「舍得让你老婆去场子里混啊?」秀秀。「你有意见?」,我们家的事,那容一个外人说三道四的。「瞧你说的,哪敢呢,我是喜欢你家小方,狗咬吕洞宾」,秀秀有些愠色。「好好,你好人,等下我要去帝国报道,你们俩自己找吃的,我先走」,折腾一天,已近傍晚时分,难得机会,可得把握。「去帝国?什么时候去那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不知道的多类,走了……」,抹了一把脸,梳了梳平整有杀气的平头出了门。洗澡完的小方,穿着有些透的紫色真丝睡衣出来,看到秀秀一人在客厅悠悠的看电视。「我老公呢?」,小方问。「他?开工去了,晚上我陪你怎么样?」,秀秀上下打量着小方。「你这眼神,怎么跟那些男人的一样」,小方和秀秀对视着。「呵呵,妹妹这身材和脸蛋,男人女人都躲不过」,秀秀招招手「来来」。小方疑惑的走近,一把被拉到秀秀身上,「我家那死鬼肯定不会放过你,以后你打算怎么办」,秀秀暧昧的搂着小方说。「还能怎么样,我老公知道,不会出什么事」。小方挪了挪,着背靠沙发扶手,双脚依旧搭在秀秀双腿上。「棍子倒想的开,别担心,以后姐姐罩着你,有事打电话给我」,秀秀抚摸着小方的双腿。「嘿,姐姐怎么罩?」小方问。「以后再告诉你,在肿瘤的场子里,我的话比他的管用,你放心吧」秀秀打包票。「姐姐应该是认识别的人吧!」。「妹妹好聪明,不瞒你,你说对了,这个别跟他们说啊」。「姐姐放心,妹妹出来混也不是一天两天,懂的」,小方似乎很明白。「看你得意的,有机会介绍你认识认识老大?」秀秀盯着小方的脸色。「可以啊,什么时候?」,小方想认识,而我也希望借她的美色前进,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不过有个条件!」,秀秀坏笑着,爱抚着她的小腿。「什么条件?」。「以后你得让我玩你」,秀秀色色的看着小方。「行,但是的先跟老公商量,等他同意」。小方爽快的回应,让秀秀又意外又开心,双性取向的她,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女人。……满心欢喜,匆匆赶到帝国找到黑皮,被「发配」到看后门和仓库,黑皮甚至都没有看到我失落的表情,吩咐身边的光头带我到后门仓库,光头说,后门知道密码的自然能进,主要看好仓库。前厅越来越热闹,守在后门无聊又冷清。想到秀秀和小方,俩人都没接电话,估计俩人出门吃饭都没带。打电话给贼皮,告诉他有空到帝国来耍,贼皮电话里那个羡慕嫉妒恨,要是他知道我过来是看仓库的还会不会。而小方和秀秀,叫上外卖,聊到电话都不接……秀秀说,跟着肿瘤「从良」之后,生活很无聊,最开心的是老大召去帝国耍耍……俩人从出来混,聊到场子里卖身,从吃喝拉撒,聊到被玩和玩人,秀秀说她喜欢沸腾的气氛、小方说她喜欢绵长持久的激情……秀秀说喜欢把男人搞到射的硬不起来为乐趣,小方说她喜欢看着男人满足的表情睡去。完成第一天无聊的守门工作回到家,秀秀赤身露体和小方搂在一块美美的睡着,凌乱的薄毯之下两具美丽的酮体肉色满屋,小方大抬腿露出不少逼毛和秀秀的光板逼产生强烈的反差。要不是一天的折腾,此时哪里忍得住,不过也不能浪费如此美色,拉开她们俩,大刺刺躺在中间睡下……一觉醒来,两只手居然空空如也,睁眼一看,俩人已不知道去了哪。一看已下午三点多,拨通小方电话。「喂,老公」。「你们去哪儿了?」,本打算醒来后双飞的计划泡汤了。「秀秀说想去看看穿环,我陪她呢」。「穿环?」,疑惑怎么一下想到干这个。「她看我身上的很喜欢,所以去看看」。「哈哈,多穿几个,穿成木偶回来玩」,嬉笑着打趣说。「就你那跟小棍子?不够用!」,秀秀听到电话,凑过来搭腔。「等你们回来收拾你」,发狠说。「收拾你自己老婆好了,老娘不奉陪!」,秀秀打趣着。「哈哈,你看着,老子一并收了」,「快到了,别说了,挂了」,一旁传来声音。「老公,回头跟你说,先挂了噢」,小方乖巧的说。挂了电话,突然想着,这以后小方在场子里混,别被人给勾走了,决定复制她的手机卡,既可以掌握她的动向、也能知道那些女人在一块有些什么好戏。想到就干,打电话问在电脑城一带混的兄弟介绍了个技术好的家伙,姓田。复制一张电话卡,能听到实时的通话和现场语音、录音保存、短消息和即时软件消息的同步接收,价位2000大洋,附赠一款监听手机。当晚,故意等小方睡着后回到家,把她手机拿到在小区楼下等待的小田,一顿夜宵几杯小酒的功夫搞定,小田拍着胸脯说绝对好用,结束简单的学习回到家,全被踢开的薄毯,发现小方睡衣的小腹上有一个亮光,掀开一看,肚脐上穿了一根两端有小圆球的金属小棒,和一对乳环交相辉映,别具一格。心中一荡,鸡巴一翘,说的陪别人去,自己也穿,不过我喜欢,秀秀会穿些什么玩意儿?迅速脱光衣服,翻出两根玻璃棒,一根是肛门塞款,最粗的部位有4公分直径,另一根是圆珠串状,掰开小方双腿,摆好69式,小方幽幽醒来,「老公,你回来了」,心里知道我想干什么。蹲在小方脑袋处鸡巴甩到她嘴边,小方眯着眼睛,熟练的舔弄蛋蛋撸起鸡巴,一手玩起D罩的奶子另一手进攻骚逼挑逗阴蒂,温柔的爱抚之下,小方很快发出了娇吟声,进入到发骚的状态。因为嘴里叼着跟硬梆梆的鸡巴和被爱抚的阴蒂,这是她最容易动情的两个内容。看到骚货会阴处时不时有些收缩,知道她的骚逼深处肯定已经出水,两个指头慢慢插入,果不其然,湿滑温热的环境从指头传来,继续往深处发觉,里面已经累积不少液体,扣弄一些到外阴口,把肛门塞款的玻璃棒插入逼内转动润滑,压住她膝盖内侧让屁股翘起,拔出肛塞对准肛门,慢慢插入粗大部分进入后括约肌紧紧的卡住细部。「老公,唔……唔……,想要」,小方断断续续的说着,没有停止对下体的伺候。「叫什么?」,提醒她叫错了称谓。「主……人……,是主……人……,我要主……人……」,嗲嗲的声音,勾人心魄。「啪」,一巴掌扇在骚逼处,「叫错了还想要?」。「啊……」小方一声大叫,刺激大于痛苦的呻吟,更加激起男人的欲望。抽的性起,接着几巴掌又落在骚逼上……「啊……啊……啊……」,小方非但不躲,而且翘了翘下体配合着挨抽。酒精是个好东西,骚货的淫浪刺激,加上酒精的作用,淫虐女人的欲望充斥脑海。「啪、啪、啪……」,越抽越爽,每一下都得到小方一声大叫的回应。「把枕头放到肩膀下」,低垂的脑袋,让鸡巴很容易的整根插入到小嘴里。不能叫出声了,但是喉咙的唔吟,带动着肌肉夹击着食道的龟头,一巴掌又一巴掌,插入的鸡巴传来比操逼更爽的快感。几十巴掌下去,小方的阴蒂明显看着充血胀大,阴道口略微红肿,骚逼内冒出的淫水被抽的四下飞溅,第一次看到小方有如此大量的淫水,说时迟那时快,忽然小方小腹猛的一弓、双腿绷直,居然挨抽都能来高潮,性奋之余紧紧抓住一只腿,一巴掌又一巴掌接着抽在骚逼处……鸡巴被甩出口腔,肆意的浪叫响彻房间,在凌晨的黑夜传出……强烈的反应让小方的身体没法掌握,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开心的继续抽打着小方的屁股、奶子、骚逼和背部,高潮的小方左右翻滚,却被抽的难以停歇。抽一顿就能高潮的女人,闻所未闻,居然还是我的女人,别提有多高兴了。掰开小方的双腿,高潮还没褪去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栗。扶着双膝,对准红肿的骚逼,哧溜一下滑入最深处,宽松的骚逼内贮满了淫水,抽插的没有多大感觉,不知道秀秀是否还记得答应教小方缩阴的本事。拔出肛门塞插入骚逼内,一把将她翻了身,小方知趣的抬起臀部,沾满淫水的鸡巴直直插入肛门……「主人……,啊……还要……啊……」,小方呻吟着叫道。还要?还要什么?脑袋一愣的片刻,她伸手到后背抽了自己屁股一下,这下反应过来不但是欠操而且欠抽。「哈哈,老子玩死你」,狠狠一巴掌抽在已经留有指印的屁股上「啪……」。「啊……啊……啊……」,没有东西堵嘴,小方痛快的叫唤。「啪……啪……啪……啪……啪……啪……」抽的手都有些麻。「啊……啊……啊……啊……啊……啊……」,每一下抽打,除了更high的浪叫,括约肌的夹击也更强烈。……不断冲刺、冲刺、冲刺,寂静的黑夜,外头有人的话毫无疑问能听见我们的厮杀。当小方被抽的高潮时,括约肌的力度好似要夹断鸡巴,紧紧的套住鸡巴的根部,奋力的拔出抽送,难以抵挡的快感充斥脑袋,俯身紧紧抱住小方,把一波又一波的精子直射入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