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少妇人妻的欲望】(21)作者:sisiwave
匿名用户
2023-11-11
次访问
  作者:sisiwave字数:6819第二十一章郭晴在小军走后半天才缓过神来,每寸皮肤都充盈着酥麻的快感余韵,一点力气都没有,心里居然没有一丝不快,反而是无比舒爽后的慵懒,潮红的脸蛋有种极度滋润的娇艳,粗略整理了下衣物,脚步虚浮地回到宿舍,现在她只想好好休息,刚才持久激烈的做爱透支了她所有体力,全身软绵绵的,在宿舍楼下碰到苏慧珍吃完午饭回来,两人对门而住,倒也熟悉,苏慧珍一上午都有些浑浑噩噩,昨晚和小军那些面红耳赤的情形挥之不去地老在眼前浮现,连上课都出了好几回岔子,但并不妨碍她敏锐地发现郭晴的身上若有若无的男人的精液味道,偷偷打量郭晴,心里翻腾不已,这个刚调过来的女老师发梢还有一小滴不明的白色粘液,上楼时发颤的双腿让苏慧珍心头一震,她也是过来人,郭晴明显是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无比满足的性爱,可她的老公早上就离开了啊……不管苏慧珍心里怎么惊涛骇浪,郭晴只是装作不知,她只想回到寝室好好睡一觉,其他的睡醒后再说。苏慧珍满腹狐疑进了房间,发现儿子江源毫不避讳地挺着粗大的阳具,光着下身坐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内衣丝袜扔得满床都是,与年龄不相衬的粗大上还套着一只自己的褐色长筒薄丝袜,心里一跳,虽然以前江源就经常当着她的面这样做,但那时自己心里有的只是厌恶和紧张,但现在她居然有点兴奋,那根丝袜裹着的东西一跳一跳的,一下一下拨动她的心弦。「收起来……我是你妈妈!!!」苏慧珍还是一如既往地回应,但眼光偷偷落在那根东西上,虽然不如小军的粗壮,但比他爸爸的已经不小了,天哪,他年纪才多大……江源悻悻地提起裤子,套在阳具上的丝袜也不扯,他也知道自己最多也就能这样,幸好对门那个美艳的女老师被他得手了,「妈……这几天你到哪去了?」「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看着自己的丝袜在儿子裆部消失,裤腰上还留着脚尖部分,心里莫名地微颤,下身居然有湿气了,「我的学生看到你昨晚跟个女的在一起,怎么回事?这几天不回家,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不管这对各怀鬼胎的母子怎么对质,满足后的小军胡乱在小店对付了午饭后一摇三晃地回到寝室整理东西,看看时间反正上课会迟到了,还是照原计划回家。家里娇艳的小妈正等着自己的宠幸呢,说起来刚才那个郭老师可真浪,疯起来直追小妈,小军背了个包,溜达出学校。周末下午的校门口特别热闹,加之这里又是个十字路口,小军加快几步走向人行横道,绿灯还亮着,抓紧过马路,要不又要等好久。事与愿违,绿灯开始闪烁,小军停在路边,此时路中央还有几个人,一个颤巍巍的老人低着头,已经走过马路中央线,一辆白色宝马从老人的右边路口左转过来,速度有点快,小军心里一突,照这样下去……没有再多想,猛地窜出去,几个大步冲到老人身后,一把抱住他,往后一缩,眼角瞥见一抹白影,剧烈的刹车声,右腿被一股巨力撞击,身子腾空横移,护住老人的头,在地上擦滚一圈后,停了下来,怀中的老人被吓呆了,嘴唇发白,哆嗦着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小军看了看老人,除了手臂蹭破了几处好像没啥大碍,才感到一阵剧痛从右腿传来,完蛋了……腿断了……李芬心急火燎冲进病房,小军正躺在床上,悠哉悠哉吃苹果,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眼泪都出来了。「小妈……你来啦……哎呀……别哭……没事……」站在一旁的老医生扶了扶眼镜,「你是他的家属吧?这孩子真不错,救了一条性命,身体也不错,只是骨裂,小家伙自我保护得好,简直是奇迹……」李芬松了一口气,眼泪却止不住,冲上去劈头盖脸一顿拍打,「怎么这么不要命……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小军可惨了,虽然腿没大问题,但身上几处擦伤得厉害,痛得只求饶,李芬发现不对才悻悻地停手,不好意思地转头跟医生问情况。武蓉和诗雨站在旁边,有些尴尬,小军笑盈盈地打招呼,「诗雨姐,蓉蓉姐,你们也来了?……诗雨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蓉蓉姐坐嘛,吃苹果……」「怎么这么拼命?」她们在路上就知道小军是为了救人才受伤的,也不好多责怪,诗雨拉起小军的缠着绷带的左手,「这里是擦伤了吧?」相比诗雨的大方,武蓉还是有点拘谨,但看向小军的目光里满是关切和欣赏。李芬和医生说完也凑过来,三女围着小军又是一顿责备,小军看着三个美丽的少妇似嗔似怪的娇俏模样,心头一片火热,四人聊了一会儿小军倒底撑不住了,沉沉睡去。醒来后只见诗雨一个人,小妈和武蓉与不知哪去了,两人虽然只有十来天没有见面,但小军发现诗雨的气质有了明显的变化,以前那种娇痴的纯情收敛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妩媚的顾盼生姿,举手投足都有一种成熟女人的极致诱惑。「你醒了……喝水么……芬姐她们回去给你拿换洗衣服,顺便炖点补品给你。」诗雨软软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性感。「诗雨姐,嘿嘿……我好想你……」小军嘟起嘴。诗雨飞了他一眼,却也大方地伏低身子,吻住小军,一番热吻后,诗雨坐正身子,「我离婚了……」「啊……怎么……」小军心性倒底还是个十来岁的学生,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原因导致诗雨婚姻破裂,「对不起……」「不是因为你……」诗雨又吻了吻小军,虽然不想回忆那段荒唐的疯狂,但她不想瞒着小军,对小军她有种特别的感情。「哦……」小军不知道说什么,诗雨的眼睛里看不到留恋和痛苦,想来已经看开了,小军知道诗雨其实骨子里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心里微微有些愧疚,「诗雨姐……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小坏蛋……」诗雨点了点小军的额头,「先不说你和芬姐,那个武蓉是怎么回事……」「呃……嘿嘿……小妈的朋友……」小军有些窘。「算了……我也没资格管你……你自己注意……听说她老公可是很有能耐的……」诗雨摇摇头,小军在床上的能力她是深有体会,哪次不把自己弄得苦苦求饶,估计芬姐也不能满足他,唉……瞥见薄薄的被子又高高鼓起一团,心里一跳,啐了一口,「小色鬼……」「嘿嘿……它也想你了……」小军撩开被子,裤子已经脱了,那根粗壮的巨物高高立起,一颤一颤的,「好姐姐,棒棒我……」诗雨脸上泛起一丝兴奋的红潮,瞥了一眼病房的门,伏低身子,张开小嘴……对这根宝贝东西她一向没有什么抗拒能力。更何况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再无所顾忌了,人活一世,什么最重要,快乐最重要,没有婚姻的牵绊,诗雨特别卖力,自顾自隔着衣物抚弄着饱胀的乳房,死死含住那硕大的尖端,吮吸舔弄发出响亮的声音,丝毫不顾忌有人会推开病房门进来,那根火热发烫的肉棒在嘴里进进出出,不由得就想起被这个东西狠狠插入的情景,一只手悄悄探进腿间,在裙子下面勾开丝薄的蕾丝内裤细细的档部,指尖顺滑地抵了进去……余佳从周副院长办公室出来,高跟鞋踩得走廊的水磨地砖清脆作响,脸上还留着不正常的潮红,碰见两个女同事,两人望着余佳扭得夸张的腰臀,会意地交换了个眼神,余佳习惯了,走进自己独立的更衣室,脱下雪白的医生袍,里面只穿了内衣,黑色镂空蕾丝乳罩几乎裹不住饱满的乳房,下身更加夸张,仅穿了黑色吊带丝袜,内裤都没有,湿淋淋的阴毛贴在皮肤上,大腿处的丝袜上还有斑斑点点的白色可疑物体,余佳脱了丝袜,拿出条干毛巾,细细搽拭下身,刚才被那个色鬼副院长弄得不上不下,粗糙的毛巾擦过极度敏感的肉瓣,让她身子一阵阵发颤,心里鄙夷不已,一二三就缴枪的男人无论如何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高兴,可权力的好处就在这里,只要你有权,射得在快女人也不能给你脸色看。余佳有些恍神,几年前自己还是个以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为理想的新婚少妇,现在变成了人尽可夫的荡妇,她叹口气,心里也谈不上悔恨,时间久了,连一丝遗憾都慢慢销声匿迹。那年被那个叫张三的男人迷奸后,自己被威胁着做了他的地下情妇,张三的女人很多,有时一个月也找不了她一次,开始她还抗拒,可时间长了她也就慢慢习惯了,有时还会对婚外的偷情有些期盼,没想到张三的混混儿子居然找上门来,在那个叫阿远的年轻男孩身上,余佳得到了歇斯底里的满足,跟丈夫和张三这些成熟的中年男人比,阿远显然更令她满足,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在两父子间周旋,慢慢心态也变得无所谓了,和不同的男人做爱总会更让她轻易达到高潮,那种刺激感就像吸鸦片上瘾一般,渐渐的,医院里几个早就对她觊觎已久的实权人物都在她半推半就下得了手,刚才是常务副院长周峰,两人在他豪华宽敞的办公室里那柔软的皮沙发上弄了一回,可余佳显然没得到满足,内裤被周峰留下了,但她也不是没收获,下个月出国考察的机会轻易到手了。心气还是不顺,余佳从柜子里拿出双黑色宽边袜口肉色长筒丝袜穿上,从脚跟到袜口还有一条黑色的袜线,这种丝袜医院里也就她敢穿,系好吊袜带,蹬上高跟鞋,重新穿好医生袍,又补了点妆,余佳开始巡房,似乎她又忘了穿内裤……张三坐在豪华的办公桌后,一对三角眼半咪着,年近五十的身材有些走样,一米八的个头缩在大班椅里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跟了他多年的马仔,绰号钢子,另一个竟然是刘菲的老公高大强,一米八几的个头站在张三面前有些畏畏缩缩的佝偻。按了按伏在小腹下一颗女人的头,示意她吞吐幅度大点,张三拿起一根烟,钢子立马凑上去为他点火,顺势狠狠刮了一眼缩在办公桌下的女人,退了回去,老大从来不缺女人,今天这个是三天前才招进来的秘书,真够劲……「这样吧,你们也不容易,往西边那条线我可以打个招呼,详细的东西钢子和你谈……」张三摆了摆手,钢子识趣地带着高大强出去,轻轻关上门,张三拉起桌下的女人,那女人大概二十~ 七八,顺从地趴在桌子上,翘高裹着黑色开裆丝袜的浑圆屁股任张三顺滑地挺入……另一个房间,钢子点上高大强递过来的烟,「大强,别说兄弟不帮忙,老板可从来没这么好说话,西边的线路可是摇钱树,以后你发财了可别忘了兄弟……」「哪能呢……」高大强呵呵笑着,双手都不知放哪里好,「以后还要请你多关照……」「嗯,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你准备50万,以后每月交5万,别嫌多,路政交警我都给你摆平,你有六台车,摊到每台车还不到一万,放心啦,兄弟不会坑你,另外老板还有不少货要往西边去,你跟着兄弟我绝对没错……」「那是那是,晚上哥哥请客,咱们好好合计合计……」高大强勉强笑着,整个市区的物流被张三控制了一大半,不少像高大强这样的小公司选择了缴纳一定的管理费。「哪能让你在破费呢,晚上去你家吧,试试嫂子的手艺。」钢子眼底闪过一丝淫光,他对高大强美艳的妻子刘菲早就想入非非了,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像老板张三一样坐在豪华的办公桌后,让刘菲跪在自己腿间为自己口交。送走高大强,钢子邪火只冒,却见前台漂亮的小妹领进一个男人,「钢哥,这位秦先生所和老板约好了」,这个小妹昨晚还被他操得癫狂浪叫,一到公司就变了脸,正儿八经装淑女,靠,骚货,待会儿逮着机会狠狠弄你一回……钢子腹诽着,把男人领进会客室,「秦老板是吧?请坐,张总在办公室处理点事,你稍等,我去请示一下……」秦兵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揉了揉疲惫的额头,以前他没和张三打过交道,但也有所耳闻,他打心里看不起这种黑道出身的暴发户,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求到他头上,心里满是挫败感。中央审计组那边防得滴水不漏,他这几天如热锅上的蚂蚁,窟窿太大了,如果像老丈人说的那样束手就擒他绝对不甘心,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东拼西凑筹钱先瞒过去,银行那边也快顶不住了,给了他最后两天期限,也就是周末,下周一封帐了,账面上没钱的话那么他就什么都完了,他知道和张三这种人谈无异于与虎谋皮,但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钢子敲了敲门,门半天才开,那个女人一脸潮红打开门,老板张三正旁若无人地系着皮带,一件黑色的蕾丝乳罩还搭在办公桌的电话机上,钢子狠狠刮了一眼那女人的领口深处,女人垂着头脚步有些踉跄闪出门去……「钢子,是不是有个姓秦的来了,带他进来!」张三整了整衣服,把乳罩塞进抽屉,点上一根事后烟,刚才那小少妇真够劲,晚上得好好再享受一下。「哎呀,秦少,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坐……请坐……钢子,泡壶好茶。」张三迎上去,殷勤的态度让秦兵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钢子泡好茶识趣地退了出去,秦兵也不拐弯抹角,把自己的情况说明,他知道张三在这一方地上手眼通天,自己隐瞒不了什么。「嗯……」张三粗大的指节敲击着红木茶几,「秦少你有难处,我肯定帮忙,不知准备借多少?多久?」「我的缺口有一个多亿,如今主要是银行那块保证金比较急,5000万,最多一个月,账号解冻马上可以提出来。」「好说好说……但这么一大笔钱,难度比较大啊……秦少……不知你给多少息呢?」张三似笑非笑看着秦兵。秦兵暗骂一声老狐狸,强笑着,「张总,不知你这里有个什么行情?」「大额的话一般需要资产抵押和银行担保,秦少这么有身份的人我倒不担心,但你要得这么急,利息可能会高点,每天五厘息你看怎么样?」「张总这……太高了点吧……卖我个面子,兄弟我过了这一关,以后一定承你这个情……」秦兵不是没有心里准备,但对张三开出的价还是吓了一跳,每天五厘息,5000万一天的利息就是……25万!「唉秦少看你说的……这个行情是最低了,今天周末,筹钱本来就难,你周一要进账,时间紧了点……」话音刚落,钢子又敲门进来,伏在张三耳边请示,但声音刚刚好让秦兵听见,「老板,西边和南边的钱到了,一共是六千万,您看入哪个帐?」秦兵心里一突,张三挥手示意让钢子等等,笑道,「秦少真是好运气,我刚好有笔进账,怎么样?你点头马上就可以办手续直接进你的账户?」秦兵心里万分纠结,盘算了一下,自己账户上查不出问题应该马上就能了结这事,最多也就三五天的事,咬咬牙,「好,张总,那就谢谢了,我们这就办手续。」余佳推开小军单人病房的门,一眼看见趴在床边的诗雨正茫然地抬头望向门口,一根粗壮巨大的阳具正竖立在她脸旁,一下呆住了,那吓人的尺寸,让人心悸的虬结脉络,那肉眼可以感受的硬度,让刚刚没有得到满足的余佳瞬间有些眩晕。诗雨和小军手忙脚乱收拾衣物,余佳悄悄打量两人,不像是情侣,诗雨的年纪相对床上的年轻的男孩明显偏大,心里又是一阵轻颤。「病人刚刚大量失血,注意不要做剧烈运动。」余佳镇定情绪,眼光却偷瞟着小军薄被下腿间高高顶起的一团,这么大的东西要是插进来……诗雨虽然身子发软,腿间还被小军抠弄得湿淋淋的,但还是马上冷静下来,「医生,他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体质很不错,估计最多一个礼拜就可以回家了。」看着诗雨脸上还有残留的满足余韵,余佳下面慢慢开始湿润了。趁着诗雨转身拿东西,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给小军,扭着腰出门了。「都是你,以后别乱来了。」诗雨埋怨着,但刚才被女医生撞见一瞬间她居然紧张得高潮了。「嗯,下次把门锁了,晚上陪我吧……」「小色鬼,想得美,刚才没听见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么?」「我不动,你动就是……嘻嘻……哎呀……别打……」余佳并没走远,站在门外听着两人打情骂俏,心里又羡又妒,目睹了小军的巨物后,不由得生出一点渴望,对了,今晚自己值班……阿远载着萱萱在老爸公司楼下堵住了秦兵,这当然是钢子透露的消息,秦兵刚解决了一个大危机,心情自然有些跳脱,也没怎么在意阿远,以为只是个有点钱的花花公子,对着阿远兴师问罪般的幼稚行为自然语气不会好到哪里去,一言不合两人动了手,虽然一触即分,脸上都挂了彩,秦兵沉着脸坐进车里,萱萱没有犹豫,跟着上了秦兵的车,留下阿远呆呆站在原地,心里如刀割般痛。萱萱上车时看都没看他一眼。「那小子是不是有毛病?!」秦兵连日来的憋屈郁闷肆意爆发出来,车开得飞快。「大叔……痛不痛?」萱萱只要坐在秦兵身边,心里就是满足,疼惜地拿着纸巾捂住秦兵破了的眉骨,「去医院吧……我和他不熟……」「去个X的医院,」爆了句粗口,心里舒坦了些,看着旁边如同小~ 女人般的少~ 女,秦兵一打方向,「去我家……」「哦……」萱萱心里雀跃起来,他终于要把自己带回家了……在他家的床上,在他和他妻子睡的床上……心里狂跳,下面开始湿了。阿远像个傻子般站在原地呆了半天,上了车,心里说不出来的苦痛,胡乱转悠着,他恨那个男人,但却对萱萱提不起一丝埋怨,难道这就是爱情?去tm的爱情……他一口闷气憋着难受,只想发泄,用女人来发泄,他想到了余佳……刘菲匆匆忙忙回了家,在路口又买了不少下酒凉菜,老公打电话来说晚上要招待一个帮了大忙的朋友,刘菲对老公口中的钢子有点印象,见过几面,那个男人总是色迷迷地看她,可这回老公说公司以后都得靠着他帮衬,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兴冲冲地赶回来了,一进门,老公和那个叫钢子的男人已经就着两袋花生米喝上了,她知道老公的酒量就那么点,可桌上已经空了一瓶,眼看第二瓶又要见底了。那个钢子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心里一跳,两个男人因为天热都光着膀子,钢子那紧实的肌肉和肩膀上凶悍的纹身让她有种无法言寓地紧张,丈夫身材虽然也不错,但钢子那黝黑油亮的身子让她有点兴奋,双腿一紧,省起自己急着回来就穿了条薄薄的裤袜,内裤洗了还没干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