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法兰克福——我的天堂之城!我的绿帽之都!】(第1-7章)作者:jmh291281
匿名用户
2023-11-11
次访问
  作者:jmh291281字数:50102一、初识和妻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的狂欢节(Karneval/Fasching/Fastnacht )上。狂欢节在法兰克福,科隆,美茵茨等沿莱茵河流域的城市里庆祝规模盛大,不分男女老少,脸上化妆,穿奇装异服,翩翩起舞,场面壮观,热烈。当时,我已经是法兰克福大学生物研究学院的一名研究生。这天,我和同班的香港籍学生孙浩文、物理学院的南*棒留学生朴宇哲跟随着人群拥挤在法兰克的福歌德大街上。那天,人们带上各种假面具,载歌载舞到街上游行,各种彩车缓缓驶上街头,站在车上的人们向街道两旁的人群撒着糖果、巧克力和玩具等!在热烈的哄抢中,男女们毫无顾忌的尖叫、打闹,无论认识与否,有时大家都会相互问候、拥抱,或礼节性的亲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和快乐!又有一些形状各异的巧克力从空中飘落下来,我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双手伸向空中,凭着多年的篮球功底和身高的优势,右手准确地抢下一块条状的巧克力来。正在兴奋之时,一个人突然撞进我的怀里,赶紧伸手托住,慌忙中,左手触到一团肉肉而又有弹性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女孩,她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红晕。她是被热闹的人流冲进了我的怀中。「GutenTag!(你好!)」她和我打招呼。我赶紧回了一句:「GutenTag!」她个头不矮,大约170 左右,大约50多公斤的体重(主要的重量都长在她那双34C 的大乳房上),简直可以称之为重磅性感炸弹,一头金发长及腰间,她取下猫眼状的面具,对我微微一笑:Oda 「奥达」,她大方地伸出了右手。想到刚刚触摸到了她的炸弹,我的脸微微一红,赶紧伸出了左手,「HELLO !姜闵华」我用汉语拼音说出我的中文名字。「来自台湾?」她歪着头,问我。「不,中国上海!」这时,她拉着站在旁边的一个男子向我介绍:「我男友,Gero(格罗)」格罗长得线 左右,和他握手时,我感觉到了他的强壮。183 的我酷爱篮球,加上多年的锻炼,一直让我在女人面前自信满满,但和格罗站在一起,我就显得有点单薄了。接着,我也把孙浩文和朴宇哲介绍给他们认识。这时,一个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披肩的黑发乌黑发亮,隐约可见两边粉白的耳廓,白皙玉润的脖颈上带着一围璀璨夺目的紫色水晶项链,显得高贵典雅,修长的睫毛下面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俏挺的鼻子下面是精致性感的嘴唇和弧线圆润、俏挺的下巴,蓝黑色的眼珠在完美的五官组合中像明珠一样闪亮!藕菏色牛仔裤将她亭亭玉立,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起来,一对鼓涨饱满的玉乳将她的上衣有些夸张的撑起,更添几分朦胧之美。这是一个混血女神!我完全被眼前的绝色给迷住了!有些失态的望着她。孙浩文与她热情的拥抱让我恢复了正常神态。她叫邵月云,也来自法兰克福大学,与奥达同班,同是地理学院人文地理专业四年级的学生。听着孙浩文的介绍,想到以后和她同在Riedberg校区,我激动地真想大叫几声!当她大方的向我们介绍她的男友Eckard(埃卡尔德)时,我刚刚激动地心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埃卡尔德好像不是纯正的德国人,棕色的皮肤透露出强壮的身体,个头和我差不多。大家相互介绍时,月云和她的埃卡尔德一直互相搂着,有时还判若无人地来一个热吻!看到她们热吻的投入和默契程度,我的心仿佛一下跌到了谷底!我的失落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在她转身搂住埃卡尔德和我们一起前行的那一瞬间,她调皮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这一眨眼,既带着少女的淡淡娇羞和俏皮,又有一丝成熟女人的风韵和野性,丝毫没有虚伪矫饰之态!这一眨眼,把我的心给带走了!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怎样随着人流走回的校园。一直到在校园酒店举行传统的鱼宴狂欢节时,我才基本恢复正常。大厅里摆满了带葱头的奶酪、铲状熏肋条、小排骨和酸菜,绿色汤料,苹果酒,干涩的莱茵高李斯陆白葡萄酒,这些平时我喜欢的美食竟然都提不起我的一点食欲。我知道,我爱上了那个混血女神!二、纠结狂欢节后的一个多星期,尽管我每天都去地理学院几次,居然一次也没碰到到过邵月云,倒是远远见到了奥达和她的男友。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她修长笔直的双腿,牛仔裤包裹住的紧绷浑圆的臀部,如玉的肌肤,明亮中流露着野性风情的眼神,我的心就会不由地颤动。晚上连续失眠,想着她曼妙的酮体一次一次地手淫。白天魂不守舍,茶饭不思。「喂!是不是真的?被相思病折磨得这么厉害?」长得精瘦的孙浩文早就看出了我的心病。「你这无情之人那里知道真爱之苦!」其实,我一直佩服他的精明。但嘴上不能服软。「真爱!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剃头挑子啦!」蹩脚的广式国语这时候显得格外难听。「你和她很熟?」我忍不住开始转入正题。「当然熟啦!想了解她?信息费!中午请我去Hilger,去不去就随你啦!」典型的敲诈!就是一无赖。「唉,交友不慎啊!」只能跟着他往校区南边的牛排馆走去。Hilger的牛排做得真不错,但今天我食欲全无,干脆放下刀叉,一边看着他得意洋洋的吃着,一边费劲的听他用广式国语介绍邵月云的情况。邵月云母亲是香港人,来德国留学时认识了她的父亲,后来两人在美因茨结婚。月云继承了母亲的容貌和父亲挺拔的身材,既有东方女性的俏丽,又有西方女人的豪放和性感。由于母亲是香港人,所以她骨子里对东方文化有一种自然的亲近。邵的前任男友许某是个香港人,是孙浩文在香港理工大学的学长。难怪那日两人很熟悉,拥抱得也很自然。「你冒有希望啦!」瘦猴吃完我的牛排,继续打击我。「你是说她有男朋友了?」「就算她没男友,你也冒有戏啦!」「再说……,嘿嘿,看在牛排的份上,我就不打击你啦!」「你他妈有屁就放!」我突然爆发了!「我是怕你受到伤害啦,你现在不了解她,等你真正了解她了,你就接受不了她啦!」瘦猴见我发火,楞了一下,讨好地说。「什么意思?」我心里一惊!「她曾经是party 红人哦,sex-party ,你懂得的啦!」瘦猴一脸坏笑的说。我脑袋『嗡』的一声,半天说不出话来。「那她现在还参加这种聚会吗?」我回过神后,急切的问。「现在我就不知道啦!她现在的男友已经不是我的学长啦!」「不过,她那么开放,现在肯定继续啦!那种事情是会上瘾的!」晚上我再次失眠了。我很难想象玉女般的月云竟然会是性聚会的常客!一想到优雅而美丽的她在不同男人胯下承欢的情景,我的阴茎就硬得阵阵发痛,心里更痛!以后的一段日子,我每天的课余时间又回到了图书馆和篮球场。父母的期待让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丝毫不敢荒废学业。心中的阴影让我每天拼命在球场上挥霍自己的精力。三、相爱幸福有时就是来得那么突然!一个周五的晚上,当我抱着一大堆资料走下图书馆的四楼时,月云和一个女孩从三楼迎面走了上来。一身紫色长裙映衬出她独特的优雅和美丽,当她面带微笑地和我打招呼时,我再一次被她魅力所打动,甚至忘记回应她的问候,傻傻的看着她。旁边的的女孩吃吃的笑声让我恢复了常态,我只好尴尬地挠了一下头。「HELLO !Nina!(尼娜),来自鲁尔」旁边那个女孩大方地介绍了自己。「姜闵华!生物化学专业的,来自中国上海,我们的学弟哦!」月云把我介绍给她的闺蜜,调皮地摇了一下脑袋,从摇曳的黑发中我再次看到了她粉白的耳廓,太美了!她还这么清楚的记得我!包括我的专业!这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我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假装平静的和她们交流了起来。「首先纠正一下,本人现在研究生第二年,你们只是大学四年级,我是你们的学长!」我一本正经地对她们说。「你进法兰克福大学不到二年,我们可快四年了,知道不?」月云开始娇媚地耍起赖来。「学姐,我错了!」我恭恭敬敬地朝她鞠了一躬。她俩被逗得哈哈大笑。稍后,她们同时向我摆了摆手,我礼貌的侧身让路。当我下到三楼转弯处时,不由自主的回头,看着走在楼道上的月云迈着俩条修长丰满的大腿,轻摇着浑圆的臀部。她浑然天成的性感,真是令人怦然心动!突然,她优雅的回头,看到了我痴迷的眼神。月云微微一笑,再次调皮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回过头去,挽着尼娜,俏然走出了我的视线!我的心再次被掏空!这时,我才知道,我根本就没法忘记她!我快步上楼,找到了地理室,见她安静地坐在第三排的椅子上,认真的阅读。我轻轻地走了过去。当她抬起头,看到我站在她前面时,迷人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惊异!四目对视了十几秒,我指了指门口,然后走了出来。月云悄然来到了我身边,带着淡淡的娇羞望着我。「学生物的学弟想要学地理的学姐的电话号码!」我直截了当。「为什么想要学姐的电话?」她宛然一笑。「因为……因为我喜欢你!」「不!我已经爱上你了」我盯着她的眼睛,大声地说。「嗯……我对你印象不错,但不是爱!」她停了一下,接着说「再说,我已经有男友了。」「我知道,我不奢望你现在就答应我。学地理的都理性,但学生物的除开理性以外,还更认真!是吧!邵学姐。」月云扑哧一笑,这次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妩媚「那……那你等我一下吧」她走进了资料室。当看到她俏生生的拿着粉色的手机走出来时,我真正感觉到了心花怒放的含义。晚上10点了,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把电话打了过去。「睡了吗?」这不是废话吗?说完我就后悔了。「没,找学姐什么事?」调皮而柔柔的语气。「想和学姐出去走走!」「现在走不开,明天,好吗?」………………………………和月云第一次约会这么容易是我没想到的,第二天晚7 点,当我忐忑不安地来到校区北门的湖边时,她已经到了。「学姐好!」终于单独和她在一起了,我反而变得很放松。「虽然你很准时,不过……今天可是女孩在等男生哦!」她带着微笑。口齿果然伶俐!「能让你等我,我可真有点受宠若惊,以后就是男生等女孩了!」我不能服软,顺便把聊天引入正题。「嗯……我们是校友,我身上也有一半中国人的血统。但我今天来,是因为我欣赏你的自信和真诚,还有就是,我非常感谢你昨天的表白。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但不会成为恋人!」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的说。这时我才明白我有点自作多情了。我沉思了一阵。很快调整思路:这是一个聪慧又直率的女人!她的智慧与思维和她的外表一样出众!这样的女人独立性很强,她不会喜欢保守和懦弱的男人。我决定以攻代守。「我爸爸当年追了我妈妈三年才成功!来德国前,他们都说我比我爸强!」我盯住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木讷地说出了这句话。她忍不住扑哧一笑,然后微笑地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柔情。真美!打破了僵局,我有些暗自得意。但我非常明白,此时是进攻的好时机。于是,我邀请她去树下的椅子坐会。她果然没有拒绝,月云85年出生在法兰克福,她的家境很好,家庭也很和睦。她的父亲毕业于科隆大学,后留学美国,现在是法兰克福一家大公司的高管。她母亲毕业于法兰克福大学法学院,现在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由于是独女,所以父母自小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她几乎每年都会陪母亲回香港去看外婆和姨妈,她外婆老家在广东阳江。她只去过一次中国大陆,对中国的了解几乎全部来自于她的母亲和外婆。月云的中文不错。我和月云同岁,也是家中独苗,从小在上海长大,我的父亲是上海徐汇区教育局的一个科长,母亲是沪江大学的德语副教授。从小母亲就教我德语,所以我的德语水平比较高。近半小时的沟通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也增加了相互的信任。月云是一个善良而直率的女孩,更增加了我的好感。「学姐你为什么觉得我们只能做朋友,不能成为恋人」我决定重新发起进攻。「因为……,因为你不了解我,」她说这话时明显有些犹豫。「我并不是一点都不了解你,还记得孙浩文吗?我通过他知道了你的一些情况!」既然月云是一个坦率的女孩,我决定就用直率的方式进攻。「他?他和许某是校友,我们见过几次。」「知道了你的一些情况后,我确实很纠结。我确实想过忘记你。但那天在图书馆里偶遇,我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忘记,我不想再自欺欺人!」我决定以坦诚对坦诚。「我……我和很多男人做过爱!有时还参加性聚会!」尽管知道她是一个直率的女孩,但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时,我还是猝不及防。我一时不知如何对答。沉默了一会,才挤出了一句「是有人逼迫你吗?」「没有!我是自愿的!而且我很享受!」她看出了我的狼狈,挑衅地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那……埃卡尔德知道吗?」我被迫改变进攻方式。「他当然知道,有时我们一起去,有时我们也会单独参加。」无语………我再次陷入了沉默,脑袋一片空白。「我们的成长环境和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价值观也不一样,东西方文化相对立的成分很多,是吗?」她带着一丝教育的口气对我说出了这番话我还是无语……,竟不知怎么样回答她。见我陷入了沉默。她轻叹了一声,温柔的说「我先走了,还有个聚会。」聚会?听到这个词,我激动的站了起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后,我不甘心的问「是……是……是那种性聚会?」她款款地起身,带着一丝微笑,盯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是的」她再次看到了我的尴尬。看到她迷人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挑衅,我感觉好像被她嘲弄了,更感受到了她居高临下的神气!我不甘心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打败!我用同样挑衅的目光对视着她,坚定地对着她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和埃卡尔德竞争!」双方足足对视了10几秒钟,她有些娇羞地避开了我的俯视。我抓住她的手,迅猛地把她拉进了我的怀中,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把她紧紧地抱住,狠狠地亲了下去。当我的舌头穿过了她性感的嘴唇,挤进了她口腔时,她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用双手拼命地推我的肩膀。我左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右手抱住她的头,舌头在她口腔里野蛮地探索,充分享受着她舌头的柔软和香甜。月云的抵抗越来越弱,呼吸也越来越沉重了,香舌开始慢慢的回应我的探索,她的一对豪乳被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胸前。当她的双手开始似拒似迎的搂住我的脖颈时,我才慢慢的退出她香甜的小嘴,开始亲吻她性感的双唇。她开始轻轻的回吻我,经过她俏挺的下巴,白皙的脖颈,当我轻轻地咬住她那粉白的耳垂时,一声大病初愈般微弱的呻吟声传入我的耳中。她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搂住我了的脖颈。我开始抚摸月云浑圆的臀部,隔着裙子,当摸到她夹在两瓣臀肉中间的那条丁字裤带子时,她的香舌主动进入了我的口中,和我的舌头搅在了一起。此时,她开始扭动娇躯,用腹部摩擦着我怒涨得有些发痛的阴茎。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双手托住她的肥臀,搂住她走向椅子旁边的草地。她斜躺在我怀中,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再次主动把舌头伸进我口中。我的右手从她的裙底伸了进去,轻轻地划过她光滑的小腿和修长结实的大腿,然后抓住了她饱满的阴户。随着我开始揉搓她的「鲍鱼」,她的扭动越来越放肆。扒开那一小块布片,发现她的肉穴已经泛滥成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迅速地脱掉长裤和内裤,扔掉外套,挺着阴茎,跪在了她两腿之间。我激动地把她的裙子卷到腰间,月云迷离的看着我,用左手把丁字裤扒向一边,右手握住我暴涨的鸡巴,故意在她淫水泛滥的洞口边摩擦着,用龟头拨弄着她那两瓣沾满淫水的肥唇。伴着她扭动的腰肢,迎合的丰臀,阵阵快感袭来,我差一点就缴械投降了。见我全身一抖,经验丰富的她妩媚一笑,也不再刻意忍耐,抓住青筋暴涨的鸡巴,引到了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穴口,「噗呲」一声,整根阳物瞬间插进了她那早已让人魂牵梦绕的肉穴!刚挺进月云那迷人的仙人洞,整条阴茎就被温湿的阴道内壁紧紧地包住了!那么紧!那么湿!那么的温暖!我按住月云丰满的肉胯,凶狠地抽插起来,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花样地重复着,一次次地冲击着她欲火冲天的肉穴深处。月云配合地扭动着腰肢,熟练自如地摇摆她性感的肉胯,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用力拉向自己,迎合我凶猛的冲撞。她微闭双眼,自己慢慢的把卷在腰间的裙子从头上取出,然后反手伸向后背,熟练地解开了紫色蕾丝胸罩。我右手拿起乳罩,一挥手,晶莹剔透的美人呈现在了我的胯下!美得让人炫目的身材让我恍惚身临梦境!我如野兽般,喘着粗气,奋力驰骋在月云娇嫩的酮体上。连续冲刺了百十下,当看到她用雪白圆润的双手揉搓着自己两只因下身被猛烈撞击而不停跳跃着的丰满白皙的奶子,嘴里发出勾魂的呻吟时,我实在控制不住了!一阵剧烈的快感突袭而来,赶忙加大力度,更加凶猛的撞击了几下,腰部用力向前把身下那美妙绝伦的酮体顶向极致,滚烫的精液奔腾而出,射了个淋漓尽致!好爽!!!我大叫一声,狠狠地吻向身下美人的嘴唇,舌头在她香甜的嘴里畅游,月云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热烈的回吻着我。我的双手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坚挺的双乳,时而转向美人浑圆的肉臀,下身还插在她那不时剧烈收缩的肉穴中,感受着里面的跳动和温润。月云温柔地吻了我很久,才慢慢放开了我,我用双手撑起上身,阴茎依然停留在她的肉穴中。她的双腿也没离开我的腰部。「小菜鸟!」她娇哼一声,同时,两只芊芊玉手慢慢的解开了我衬衣的扣子,用指甲拨弄着我的胸毛。「一会你就不叫我菜鸟了,小浪穴!」我恶狠狠地说。其实我也知道这次战斗没有打赢她。「好啊!有什么本事,你全使出了!」说完,月云柔情地一笑,雪白的双臂搂住我的脖子,送上了她的香舌。我顺势压在她那完美得叫人目不暇接的丰满酮体上,我粗鲁地抚摸豪乳的整个轮廓,然后再左右两边轮流搓揉、捏挤起来,同时,用嘴含住了那粉红的奶头。在我的爱抚下,月云的鼻息和喘气越来越急促,四肢像八爪鱼似地紧紧缠着了我,款扭腰臀的同时,温暖多汁的阴道开始紧紧地夹住我的肉棒,我的阴茎迅速地变硬。她显然感觉到了我的粗大,媚眼如丝的双眸如梦如幻的看着我。我马力全开,开始了一波更具威力的冲锋。月云的俏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发出了一声声带着抖音的呻吟!我的大龟头在进进出出之际,被她多汁的腟肉刷得无比舒服。她动情地舔舐着我的舌头,不断地袭卷和纠缠住我的舌尖。我恣意地驰骋在她神秘的洞穴里。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此时的铃声显得是那么的刺耳!我们俩几乎同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我的电话」她呢喃一声。「找你去参加聚会的?」醋意不由而生,我盯住她那双迷人的眼睛,问道。月云略带娇羞地点了点头,偏过头去,逃离了我的视线。「去吗?」我凶猛地撞击着她,恶作剧的问。「去!」她挑衅地回答。然后又发出了销魂蚀骨的呻吟!丰腴的肉胯开始了剧烈的摇摆「那我就先把你的小浪穴肏烂!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骚?」我伸手探前抓住月云白皙的豪乳,大力地揉搓着,下体怒涨的阴茎近乎凶暴地撞击她的花心!她开始款摆丰臀,迎合着我大力的抽插。在承受了我百十来次连续凶猛的撞击之后,美人终于开始肆无忌惮地大声呻吟!她的双手紧紧地抓我的屁股拼命地拉向她自己,肉胯扭动的同时把她的下身死死地往上顶,阴道内壁开始剧烈收缩和跳动,伴随着她的一声销魂的尖叫声,我的大龟头好像融化在她那痉挛的阴户里,酥麻不堪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颤,一股奇异的超级快感由龟头传到了我的尾椎骨,然后穿过背脊,直抵我的小脑!一道道又浓又黏的精液直冲她的花心!月云发狂似的扣住我的双股,口里「啊……好爽喔……嗯嗯……要被你肏死了……泄了泄了……噢……泄出来了……」大喊大叫,曼妙的酮体发出快意的抽搐!我和她双双进入了高潮!哈哈!这一仗和她打了个平手!好一会,高潮才慢慢的消退。她柔情似水地抚摸我的脸和耳朵,迷离的望着我,送上她的香舌,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湿吻,「小菜鸟变成了小蛮牛!」月云的眼神流露出一丝爱怜。「这只不过是正常水平!」男人的虚荣心终于得到了满足。「哼!」她泯然一笑,然后用手拍打我的屁股「还不想出来啊?」「真想一辈子住在里面!」我依依不舍地抽出了阳具。我细心地帮她穿好裙子,替她整理了头发,痴迷地看着她查看手机里的信息。她转过身子,拨通了一个电话,不是打给埃卡尔德的!是一个Mario (马里奥)的男人!我尽量屏住呼吸,想听清他们对话的每一个字。月云好像是在道歉!说她临时有事,所以没去参加聚会……,最后娇笑的答应了什么………我的心不由往下一沉。当她转过身,看到我依然下身裸露时,忍不住笑得弯下了腰「笨蛋,你……你准备光着屁股回去啊?」我狼狈地转身去找我的裤子和外套,看着我穿好了裤子,她款款的走近,帮我系上衬衣的扣子,然后像一个温柔的妻子一样,帮我穿上外套。此时的月云,嫺静而优雅,我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入怀中。她此时温顺得像一只小猫,轻轻地抱着我的腰,依偎在我怀里,时间像是凝固一样,不知过了多久,她仰起头,默默看了我一会,轻轻的说「我们回吧!」「你还有事?」我脱口而出。「我要回去洗澡,换衣服,可以吗?笨蛋!」她风情地捏了捏我的鼻子。「我还以为你要去……」「不行吗?」她又恢复了挑衅地语气。「也……不是」我语塞了。「今晚我肯定不去了!笨蛋!」「刚才那个人不是埃卡尔德吧?」又一句没长脑子的话从我嘴里蹦了出来。「你管得真宽!」她轻轻地叹息一声。「我知道偷听别人电话不道德,我实在是没办法管住我的耳朵。」我坦诚的说。「是马里奥,尼娜的男友,就是那天在图书馆你见到的那个女孩」「你和你闺蜜的男友……那她……知道吗?」我吃惊不小!「当然知道,尼娜也是聚会的常客,她今晚就在」她平静的说。「还有奥达和格罗,他们也喜欢这种活动」她继续说着。我的脑海再一次一片空白,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我无语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我们之间只能成为朋友了吧!因为我对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有一些了解,一般人是接受不了我现在的生活方式的,比如我的前男友许某」「许某是怎么知道你的事的?」我忍不住地问道。她轻轻一笑,撒娇地捏住了我的耳朵「你真贪心!什么都要问清楚」「好了,我全告诉你,他也参加过好多次,开始见我和别人做爱他很兴奋,后来就不高兴了。最后他就拒绝参加这类活动,也不准我再去参加,我们为此经常吵架,有一次他还动手打了我」「他……他居然打你?所以你们就分手了,是吗?」「一个男人动手打女人,本身就是一种不道德!何况,我一开始就没有骗他,他也信誓旦旦的说理解我的生活方式,要我大胆地追求快乐,大胆的享受生活。他自己其实非常喜欢交换和多人做爱,只是……」月云突然停了下来。「只是什么?」我好奇地问。她扑哧一笑,娇羞地看了我一眼,右手划过我的臀部,摸着我下身,踮起脚尖,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他这里尺寸不够,好多姿势他做不了」说完,趴在我肩上吃吃地笑出声来。月云时而清纯时而淫荡的表现,一下子让我热血沸腾,肉棒在她的抚摸之下又开始变硬,我用双手开始揉搓她的翘臀。「你……你……不是吧?真变成蛮牛了?」她有些夸张的娇笑起来。「我还想要你,宝贝!」我加大了揉搓的力度。「今天不要了,好吗?」她扭动着身躯,撒起娇来。「再说,在草地上做爱也不舒服!」说完,脸上一抹红晕。「那明天?」我硬起的肉棒顶住了她的肉穴。「明天啊……」月云扭动着粉臀,媚眼如丝,「那……那明晚十点你来我房间吧」,她在我耳边轻喘着。我紧紧的把美人抱在怀里,享受着这销魂的浪漫。要是天天能抱着这可遇不可求的尤物该多好!我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让她的心只属于我一人!良久,我接上刚才的话题问她「你对蛮牛的尺寸满意吗?」我开始逗她。「基本满意!」说完,在我怀里笑得花枝摇曳。「什么叫基本满意?」我用力抓住她的双臂,故作严肃地盯住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我蛮牛的尺寸是我见过的棒棒中最雄伟的!」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真的?」男人的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松开了手,再次把美人揽入怀中。「不过,我是说……我是说在我见过的所有东方人里……是……是最雄伟的!」淘气的月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被她戏弄了!但见她开心至此!我觉得这么好的氛围应该保持下去。「那你见过几只东方的棒棒?」我恶狠狠地问。「嗯……嗯……五……只,一只香港的,一只……嗯……是台北的,还有两只……是日本的!」她边笑边回答我。「还有一只呢?怎么不彻底交代?」我追问。「还有一只……还有一只……就是……就是笨蛮牛的了!」说完,月云笑得捂住了肚子,头顶在了我的腹部。鬼丫头!又被她戏弄了!我恼羞成怒地伸出双手,从两侧抓住她的一对不停晃动的硕大双峰,用力地揉捏。月云一边笑着躲闪,一边扭动着酮体……,我加大力度不让她逃脱。她的笑声慢慢变成了呻吟,抬起头,推开我的双手,然后扑进我怀里,紧紧抱住我的脖颈,扭动娇躯,在我耳边呢喃「不弄我了,好不好?明天你想……你想怎么样都行!」,说完,紧紧贴住了我的右颊。什么是柔情似水?什么叫风情万种?这一刻,我全感受到了!此时,我好像身处云端!当月云从我右颊慢慢移开,深情的看着我时,我的心开始一阵阵颤抖!她接下来的话更让我激动不已!「华!我的小蛮牛!我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我觉得我……我……是不是爱上你了?」看着她双眸流露出来的爱意,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幸福感充满我的整个身躯!热血沸腾的我近乎粗暴地把她拉入怀里,嘴巴狠狠地贴了上去!从她的香舌滑入我的口腔那瞬间,我就感受到了月云这一吻所包含的深情。与刚才的几次明显不同,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这种感觉只有彼此真正相爱的人才能体会得到!我们终于相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