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蛤蟆终为池中物】(引-1)作者:johnylulu
匿名用户
2024-02-28
次访问
  作者:johnylulu字数:11464*********************************************************************高二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圈内神级作品《金麟岂是池中物》。那个时候还有实体书,我和一个同屋同学合资一起从书摊租来看。那个时候一边看一边幻想,一边幻想一边羡慕。后来上了大学,开始用手机看书,突然一天想起了这个作品,又看了一次,同时还推荐给了当时的女友看。那个时候一边看一边幻想,一边幻想一边想自己能不能也成为侯龙涛那样的人,特别是女友看完后表态如果我能成为侯龙涛那样的人,她也不介意我找很多老婆。然而幻想终究是幻想,虽然我怀着远大的梦想,也曾经出国,也曾经疯狂的买彩票,也曾经模仿涛哥把马子的方式,然而目前我还是池中物,而且也还是癞蛤蟆一只。不过人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总会有收获,我这只癞蛤蟆虽然没能如金鳞那样霸占一群各具特色的美人,但也在池中经历了不少艳福,虽然目前还是只有一个老婆,但她也已经被我调教成可以扮演各种角色,满足我各种要求,刺激我各种变态想法的淫荡人妻。蛤蟆不敢也想与金鳞一挣高低,蛤蟆很满足于池中的平凡真实的淫荡人生。由于最近我在某所谓修成正果小说网站上写所谓正规小说,然而那里是不能把所有现实里真实的东西写进去的,休息换脑子的时候便把这些不能发「正规」网站的东西串成故事放这吧。取这个名字完全是为了向心中的《金鳞》致敬,既然是体现真实,我就从我高中入道时开始吧,本文将本着故事原型绝对真实,为了文学效果增加部分虚构的原则,我会将真实与虚拟保持八二开,至于色文和普通文就根据不同故事不同章节来定了吧。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我会尽量回复,大家对内容上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我可以修改,也会在新章节里按照大多数朋友的意见来适当修改剧情。希望版主酌情考虑,不要算大家违规。*********************************************************************引C城某医院产房外,一个30岁左右的胖男人正焦急的等待着产房里那一声啼哭。其实说胖他也不能算肥胖,180的个头配上180的体重,虽说长宽感觉都一样了,但只要不掀起衣服看啤酒肚,除了脸上有赘肉以外,这个有点秃顶的男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应该还是强壮大于肥胖的。晒得黑黑的皮肤加上脸上长青春痘时留下的肉坑,很难让人用外貌上的褒义词来形容此人。他一方面担心他老婆和即将诞生的孩子,一方面正愁如何真正告别曾经淫乱的人生。其实从他老婆怀孕开始,他就决心要戒掉以前那样的淫乱生活了,这几个月来他为了逐渐甩掉他的女人们,他听过她们的哭泣,看过她们过激的行为,甚至还被个别威胁。当然戒女人肯定不容易,特别是老婆怀孕的时候,所以他自然还没完全戒掉。老婆那边还好,毕竟都是短期玩乐的,还有一些事情他们相互没有捅破那层纸,而且也不可能再发生,他到不担心。「谁是赵晓紫的家属啊?」一个小护士从产房出来问到。「我是,我是。」「哦,是你呀,生了啊,进去看看吧。」小护士说完一阵小跑走了。「男孩女孩啊?」但是小护士已经跑远。「什么态度嘛,不就是没给红包嘛,你们护士长自己说的把她弄舒服了一切她搞定,嗯,估计忙着搞定医生去了,早知道还有小护士要搞定我可以亲自上嘛。」就这么一个男人,在推开产房门那一刻居然自己对自己说:「陈日升,从踏入这道门开始,你一定要彻底告别以前淫乱的生活。」第一章与五姑娘的告别C城的夜晚总是很美,夜生活也总是很丰富,开放程度应该可名列全国前茅。然而在丰富的夜晚也不属于高三学生,华灯初上,然而总有城里某些区域是亮着一排排整齐的日光灯白光,灯光下99% 的学生都在认真的上晚自习,然而再好的学校也总是还有1% 的所谓坏孩子的,或者现在叫「学渣」更准确。陈日升就是那1% 的学渣,他本来不用来上晚自习的,因为上不上课对于他这种终极学渣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特别是到了高三,老师自然是不管的了,也许是赖的管,也许是管不了。「马上,我把最后一点写完就出来。」陈日升弯着腰,把手机话题贴紧嘴小声地说着,说完又把手机赶紧移到耳朵。然后轻轻的合上摩托罗拉V3的翻盖,生怕吵到上自习的同学。(当年那款手机可是高档潮流机型,很多女生第一眼都会留意那手机而不是长得丑的陈日升。)「又要出去啊?」学霸同桌同样小声的问道。「嗯,他们都坐桌上等着了,我把这写完就去。」陈日升并没有抬头,而是加快了书写速度。「那你写完了把本放这吧,我做完作业看看。」学霸同桌也埋下头开始学习。「没问题,不过给我放好啊。」学霸同桌没有再抬头,而是用手比了一个OK。不一会,陈日升把厚厚的笔记本合上放桌子上,轻轻起身,走的时候甚至还把板凳轻轻地放回桌子下面,由于他坐的是靠着过道,并不需要学霸同桌让他他就可以轻松离开教室,开门关门同样很轻。他当然知道就算很重,也不会有太多同学抬头。他就这么一个学渣,上课从来不影响同学,如果没有逃课他总是看自己爱看的古籍,写自己喜欢的诗词,或者睡觉(至于有没有打呼影响到同学他就不知道了,反正没有听同学说过)。陈日升小心翼翼的穿过教学楼走廊,虽然老师一般不管他,但是既然来了,老师还是会说一说的,其实主要是怕他这样的行为影响了其他同学,老师的担心其实是有道理的,陈日升其实一直都知道,学霸们内心比他还狂野。还好是12月份,可能老师怕冷躲在办公室不怎么愿意出来。来到学校门口,发现没有其他人,陈日升给保安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来到了喧嚣的大街上。一般有人在他都会等到没人再出门,他早已和保安混熟,只是怕保安不好做,多等一会也没什么。走出学校满身轻松的他看了一眼表,快八点了,今天好像是迟了点,不过他们应该已经玩上了,不然肯定催了。快步来到学校旁边的麻将馆,果然,老杨,大周,和二胡三个人正在麻将桌上斗地主,桌上还有一包新的玉溪和一盒吃剩的烧烤。「炸了啊!」陈日升站在二胡后面喊道。「我操,吓老子一跳!」二胡估计真的被吓到了,屁股都离开板凳2秒和2厘米,重新落座后他果断炸掉。「操,打麻将吧,你狗日的总算来了。」输了的老杨笑嘻嘻的骂道。「说了写完就过酒写完再来啊,来吧。」陈日升说着也坐上了桌。「你一天写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啥嘛?」大周略显老成的说着,打开那包玉溪扔给老杨和二胡各一根,陈日升是不抽烟的。「就是没事干,没用才写,有用还写给屁啊,再说有人等着看。」「给我看看呗,我也好久没留言了。」老杨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那本在宿舍的。」陈日升并没有多说。陈日升有两个本,一本就是老杨他们刚刚提到那本,那本子记录了他们这群被认为是垃圾的年轻人的所有,随时有感而发了就写点,没有固定的时间。比如他们哪天逃课被老师逮住了和老师吵架了,或者谁又得借钱给他女朋友打胎了。这些事情确实真实的发生在这座城市这些一流的重点中学里,当然这里每年保送北大清华的人数也不必他们这些学渣少。另一本就是刚刚陈日升留在教室那本,基本上都是纯文学或者写点情爱之类的东西,有现代诗,当然更多的是古体诗词。学霸同学们有时候学累了会借来看看当作休息。不过不管是学渣还是学霸,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在上面留言,或者留个纸条,而陈日升都会认真的回复,那些纸条也被保留到现在。他们逃课的历史已经很久了,之前是一个班,后来高二文理分科就分开了。他们也从最初的去网吧变成了更成年化的打牌,唯一不变的就是还是利用上课时间,当然通宵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家常便饭。老杨父母离异了,父亲做生意,赚来的钱都给他花,他自然也就玩得比较猛了,他人并不坏,有点小聪明,长得也不错,身边的女友自然从来没断过。大周父母都是公务员,普普通通,不用丢在人堆里他也是属于不显眼的人。初中时成绩很好,保送到这个重点中学的,进来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最拔尖的,普通得老师也不像以那样关注他,认识我们之后他就开始堕落了。二胡比较有意思,他姓胡,因为比较二,所以大家都叫他二胡。其实他一点都不二,不过是什么事情无所谓,不计较罢了。时不时会说一些既经典又搞笑的话出来。最关键的是他是所有人里最讲义气的,脑袋也好使,数学曾经考过满分,不像老杨那样耍谁都能看出来的小聪明。至于陈日升嘛,也不能完全就说他是学渣,至少他的文学功底可是帮助他连顶级美女学霸都泡上了的,当然那样的清纯爱情他是不愿多提的。陈日升那个班的语文老师每周都会布置作文,这也是他唯一会去完成的作业。不过每周老师公开读优秀作文时他多半都不在,不知道是那节课的时间不对他胃口还是因为有一次他不想写老师布置的题目,私自写了几首现代诗上去。本以为会被批评,结果老师居然破格还是表扬了他的文采,并在读他最后一句「XXXX,也不过是那一只月下孤狼。」的时候含情脉脉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可不得了,都说少男爱熟女,那会快30岁的女老师这么一看,陈日升哪里把持得住,从此周一下午语文课再也不去了。几个高中生打10块钱起底的麻将其实不算小的了,按照他们的规则,一个人单局最多就可以赢到240元,这个是C城这些住校的学生两个星期的生活费了(住宿不算,就是每周自己的伙食费),而且还是城里条件好点家庭的孩子。老杨好像从来不怎么缺钱,陈日升平时除了爱打牌以外就剩下踢球了,他对网吧没兴趣,而且从初中开始他就开始自己攒钱,因为他知道他这样的模样要想泡妞是不可能的,只有靠钱,很有远见的他5年下来也还是攒了近5000块钱。他甚至吃过半个月的老干妈配白米饭,因为那会学校食堂是先打饭,菜在另一个区域,买菜的时候饭前一起算,于是他们有好几个学生免费吃了几周白米饭。但是大周和2胡就稍微差点了,不过他们其实经常就是差着,像陈日升就已经有700多的外债了。他有时候还得借给他们钱以便继续玩。10点过点学校下晚自习了,老杨的女朋友轻车熟路的找到我们,她一般不会逃课,只要放学就会来找老杨,当然也和我们相处得很好,经常一起玩。她人长得很普通,曾经练过一段时间体验,身体略显丰满,不过这也给了老杨在我们面前炫耀的机会,每当他说起她女朋友D罩杯的胸时,都把还是处男的我和2胡羡慕得不行,都想见识一下他说的她可以自己抱着咪咪舔到乳头的感觉。「打八万啊。」发育得很好的小茹有点着急的说道。「我打牌你闹什么嘛。」老杨显得有点不耐烦。不过说实话小茹确实打得比老杨好,不过我们晓得估计他两又要吵了。因为两个人总是会挣着上的,所以老杨最喜欢逃课出来打而不是打通宵,这样就没有人影响他了。果然不一会老杨为了自己能玩好,开始用他的老伎俩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明天上午你们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不能不去。」老杨边打牌边说。「你让我打一把我就回去。」小茹撒开了娇。「好,你说的哦。」老杨天真的以为她真的只打一把。「那这把打完老杨来替我打一下,我去给老师打个电话说今天不回去,今天是都不回去了吧?」陈日升说道。「肯定不回去了啊,他们都搞定了。」老杨迫不及待地说着,因为他可以接着打嘛,不过他到不用担心给谁汇报的问题,因为他已经和小茹一起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住了。等陈日升打完电话回来,他让老杨多替了他一把,一方面是看他打不上也可怜,一方面是不想小茹这么早走,因为从他开始对女人感兴趣开始就特别喜欢大咪咪。当然他从来没有想过更多的什么,朋友妻不可欺可是他那会的信条,他也相信他的朋友也一样。但是多一个大咪咪在牌桌上时不时可以过过眼瘾也是不错的,毕竟都是十六七岁的热血少年。不过陈日升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小茹一坐上了就打到了11点多,原因是她上了就没有输过,她的意思是既然一直赢就等输一把再走。老杨当然很无奈加无聊,磨皮搽痒的一会看看这个人,一会看看那个人,时不时还帮我们出主意,好赢了小茹让她回家。「我猜你们就在这。」略显邋遢的吹吹突然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没包夜啊?」老杨问道,似乎有个人可以陪他说话都是好事。「今天突然不想打了,时间到了,顺便过来看一下你们在不在这,等会回去睡觉了。」吹吹懒懒地说道。吹吹其实原名叫崔鸿飞,他也不爱吹牛,据他说小学时候同学开始叫他吹吹,从此就这样叫了,叫到后面不是熟悉他的人估计都忘了他原名了。他人比较低调,爱打电脑,而且电脑技术也不错,不过他不会打牌。吹吹很仗义,对朋友其实没的说,总认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当然那会高中年代还体现不出来,后来人人都得现实起来,这样的想法就有点伤人了。加上家里管得严,他逆反得比谁都厉害,有时候脾气有点倔,做事也一根筋,这样的人并不讨大部分人喜欢。不过陈日升他们几个和他是绝对的死党,陈日升曾经也认为他是这些朋友里最值得交的。「这下可以回去了吧。」小茹终于输了一把,老杨让我们赶紧先停一下。「你们等我一会,我先把小茹送回去。」说完老杨拉着小茹就走了。「等吧,起码又是半小时。」老周似乎有点不耐烦。「就你妈过个马路上个楼,哪要那么久。」吹吹扣扣了他那已经可以炒菜了的油头发。「他你妈不得在腻歪一下啊,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乱摸了,哈哈。」老周倒也不是真生气。「今天他不行吧,他昨天才和我去搞了的。」吹吹说道。「搞什么,小姐啊。」陈日升说道,「他妈的,你狗日的也去过了啊。」「嘿嘿,上个月他就带我去过了,昨天是第二次了。」吹吹有点得意地说道。「你妈也不告诉我,藏得还挺深。感觉如何啊?」陈日升好奇的问道,他其实应该是他们里面最好色的了,不过没有色胆,长得也一般,从来都只有靠五姑娘帮忙。「肯定比打飞机爽啊,不过要你自己感觉才有意思。」吹吹并没有多说。「多少钱啊?小姐漂亮不?」2胡问得比较实际。「快餐,100元统一价」「日妈快餐有什么漂亮不漂亮嘛,反正是搞完就走。」吹吹还没说完大周就把话抢了过去,当然他也是去过的嘛。「要不等会我们去吧,说起来我也有点想了。」大周坏笑着说。「万一得了病怎么办?」陈日升并没有拒绝,但是内心又总还有道坎,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戴套肯定不会遭。」吹吹准备拉人入伙「走嘛,我带你们去,虽然昨天我才搞了,但我肯定比老杨厉害,可以再陪你们搞。」「我怎么听见我名字了?」老杨还真的回来得很快。了解了正在谈论的话题之后,老杨成为了最积极鼓励大家的一个,首先解释了安全问题,包括卫生,被抓,财物等注意事项。接着又介绍了价格档次,不过仅仅停留在洗头房的档次,那会快餐是100,包夜是400。最后开始讲起了人生哲学,什么如果第一次不是给了小姐,你一定会对那个女人特别有感情和责任感,那就会束缚着你之类的。「那就走吧,试一次,日升,别想了,走。」2胡已经动摇了,看着由于两个小人打架而在发呆的陈日升他也一起怂恿到。「你妈你们总不能全部一起去吧,发廊接待不能同时接待那么多啊。」老杨提醒道。「那怎么办,要不是一起我就不去了。」2胡说道。「对,要可以一起我就去。」陈日升想为自己留一个台阶。「你们可以开个房,然后先两个人去把小姐找来,来了反正给她们两份钱,她们肯定愿意。」老杨的想法瞬间把陈日升推下了台阶。「那这样算包夜吗?」2胡问道。「不算,这算出台,把路费给人出了就是。」老杨果然很有经验。「不会来了不干吧?」吹吹也有点没底气。「不会吧,你想啊,她又不少一分钱,还不用交老板那一份。」老周果然曾经是尖子生,「而且我们又不是同时上,是轮着上嘛,她就当接下一个客人就是了呗。」「那行,走日升,我们两去开房,他们有经验的去找来。」2胡拉说道「就去老杨那栋楼11楼那家宾馆吧。」「可以啊,我还可以下来看看你们。」老杨坏笑道。「你不去啊?」陈日升问道。「我昨天才去了的,明天小茹月经就来完了,我去浪费这个钱干啥。」老杨解释道。「操,难怪她刚才手气那么好,原来是红着的啊。」大周说道,「那吹吹走,我们两去找,但是我们还是先去看你们房间,你们总不能打电话来说房号吧,万一小姐听见了不愿意来了呢。」就这样,两个小人依旧在打架的陈日升就跟着他们一起走出了麻将馆。那个宾馆其实就是租了老杨他们那栋公寓楼11楼的几个单位,稍微把房间隔一下,打掉几堵墙,装修一下就成宾馆了,总共也就4个房间。老杨他租的公寓在23楼,房间开好之后老杨和大周,吹吹就坐电梯走了,不过一个往上,两个往下。陈日升和2胡留在房间,两人时不时随便聊上两句,其实心里都是充满了幻想和期待当然还有忐忑,脸上全是紧张,羞涩,激动,刺激,甚至还有一丝恐惧和兴奋的样子。正当两个人已经控制不住各种情绪双腿发抖的时候,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2胡打开门一看,大周笑嘻嘻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两个比较娇小的小姐,吹吹站在最后面。两个小姐明显没有想到房间里面还有两个人,有点犹豫,没有进门。「进来啊,没事,我们一个个来,给你们双份的钱,没关系吧。」大周故作老成的说道。两个小姐小声商量了一下进了房间,一个扎着马尾辫,头发染成黄色的,另一个是短发,烫成了当时很流行的方便面卷发。有经验的吹吹和大周让陈日升和2胡先选。2胡选了长头发那个,陈日升本来正在犹豫,但是当他看见方便面头发那个小姐牙齿豁了一块之后也选了长头发那个。于是两个新手分在了一组。「你们谁先来啊?」长头发小姐很淡定的说道,连一点假装的情绪都没有。「他先来吧。」陈日升指着2胡说道。「那你去洗澡吧。」小姐依旧麻木的说道。2胡笑了一笑跑去了那个狭小的浴室。陈日升看着这个小姐开始铺床,然后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套子,开始脱衣服。陈日升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真人在面前脱衣服,虽然她样貌和身材都不能算好。小姐里面穿的是一套黑色的内衣,很普通,估计是批发市场买的。等她脱了衣服陈日升发现她皮肤并不是很好,当然后来他才明白原来小姐皮肤基本上都不好。正当陈日升看得出神的时候,小姐面无表情地看了陈日升一眼,居然钻到了被窝里,在里面脱掉了胸罩好内裤,拿出来放在了床头柜。不过陈日升当然知道她已经裸了,依然很激动,不过他此时更像一个被点穴的人一样坐在床边。因为也不该他上嘛。陈日升这时才注意另一组的情况,有经验的果然不一样,在短头发小姐脱衣服的时候他们两就已经上手开始摸了,一点不害羞,而且那个小姐似乎要开朗大方一些,和他们一起打闹了起来。而且小姐主动要他们猜拳决定谁先上,此时陈日升正尴尬的坐着床边,被窝里还有一个全裸的妓女。「哈哈,来吧。」大周猜拳赢了之后一下就把那个小姐扑倒在床上,开始解她的胸罩,由于他们的疯打,陈日升只看见一点棕棕的乳头,然后小姐就躲进了被子,接着是大周开始脱衣服,突然小姐把脱下来的内裤扔了出来,大周一把掀开被子,扑了上去。小姐的阴毛隐约可见,不过陈日升那个角度是看不见屄的。只见小姐从包里摸出套子,然后帮大周戴上,陈日升这才明白原来套子还是小姐帮忙戴上啊。这时大周也没闲着,手不停的在扣小姐的屄。当然陈日升那个角度看不出来是在扣,不过他还是以学习的心态记住了。「我操,都搞上了啊。」2胡洗得很快。「是啊。」吹吹看得津津乐道,还上手抓了一把那小姐的屁股,完全不像陈日升那样有种置身事外的尴尬感。他们看得起劲,大周和小姐才不管那么多,把被子盖上,小姐在下面,大周在上面,只见大周的屁股把被子顶起,然后往下面一沉,接着小姐就开始「嗯,嗯,嗯」的叫了,叫的声音很大,不过是断断续续的。「那我就先上了哦。」2胡对陈日升说了一声钻进了被窝,他似乎并不像陈日升那样显得尴尬紧张。陈日升只是恩了一声,依旧尴尬的坐在床上,同样是男上女下,2胡也插入了,但小姐要求把灯关了。这样陈日升就看不清他们了,他只是感觉到他坐的床开始晃动起来,为了避免尴尬他决定现在去洗澡,反正吹吹应该和大周一样不准备洗澡了。洗澡的时候陈日升依旧只听见大周那边的叫声,等他洗完出来才发现原来他选的这个小姐只是时不时的嗯两声,估计也就是应付一下。还好洗完澡没有尴尬太久,估计是第一次,2胡很快结束了战斗。陈日升光了钻进被窝,当他与小姐身体接触到那一刻,一股暖流袭遍全身,这是他对性有了感觉以来第一次如此大面积的接触到女人的肌肤,当然他的兄弟是早就硬邦邦的了。由于关着灯,陈日升背上还压着被子,他并不能很好的看清小姐的乳房,不过紧张得出汗的手已经摸了上去。如果根据后面的经验来看那个胸最多是个B,而陈日升另一只手就学着大周那样去摸小姐阴部了。但是他并没有学会,他只是随着阴毛尾端摸到了阴唇那里,然后就只是在那里摸,估计自己手上的汗水都比小姐淫水多。「别摸了,我给戴套,来做吧。」小姐依然平淡。「我是第一次,等我多玩会把。」陈日升竟然说了实话。「那么娴熟还第一次,谁信。」小姐并没有相信,帮陈日升戴上了套子。这是陈日升第二次戴上避孕套,第一次他有一年初中过生日,几个同学送来一盒避孕套,然后几个人在宿舍戴套打飞机,比谁的多。当小姐的手碰到陈日升鸡巴的时候,他的鸡巴明显跳了一下,不知道这样的反应能不能让小姐意识到他真的是第一次。「哟,还挺大。」小姐似乎终于有了点语气变化。「真的呀。」不过说完之后陈日升便觉得多余,小姐说嫖客鸡巴大这种话都能信吗?不过经常和同学比着玩的时候他确实比同学要大一些,至于后来进了大学被同学取名陈大屌便是后话了。小姐并没有回到他,只是短暂的微笑了一下,然后手扶着陈日升的鸡巴引导到了屄门口。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再说了人类的本能在这,陈日升还是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的。他感觉小姐把手拿开之后,后腰往前一挺,整根鸡巴都没入了小姐的屄里。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鸡巴被软软的肉包裹着,里面还有那么舒服的温度,虽然套子还是挺勒的,但是鸡巴第一次被肉穴给包裹住的感觉还是让陈日升感觉这玩意比五姑娘舒服多了,当时就天真的觉得可以和五姑娘告别了。加上挺进去之后自己小腹贴上了女人的小腹,自己大腿外侧也紧贴着女人的大腿内侧,一只手还实实在在的捏在奶子上面,这就是插入那一刻,陈日升的感觉,他甚至定住了那一秒左右。「嗯……」不知道是迎合一下还是真的有点感觉,小姐这一声哼的很真实很淫荡。一下子就全身各项感官都在飞速运转的陈日升拉了回来,一下激发了他最原始,最本能的感觉,他一下就明白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于是疯狂的抽插了起来。其实也是当时觉得疯狂而已,要知道,当时陈日升连啪啪声都没有插出来。陈日升更多的还是在感受做爱的感觉,而不是发泄和享受。「操,吓我一跳。」正趴在小姐身上做活塞运动的陈日升突然抬起头转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老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还拍了正专心操逼的陈日升屁股一下。「不用管我,快好好操吧。」老杨笑眯眯的回答了一句。于是陈日升又转回头继续感受他的初夜。毕竟是第一次,刺激感,兴奋感,紧张感,当然还有快感加在一起,陈日升接着做了一会之后突然后腰一紧,龟头传来一阵无非忍受的肌肉绷紧感觉,整个人往小姐身上一压,几乎把她压进了劣质的席梦思里面,一大股精液喷射了出来,虽然戴着套,但陈日升还是感觉到在阴道里射精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大脑短暂空白后他抬起身子,抽出依然坚挺的老二,这时小姐又恢复了面无表情。陈日升很快穿上了衣服,因为老杨,2胡,大周都站在那看着的,穿好衣服后陈日升发现小姐已经在被窝里把胸罩和内裤穿好,出来开始穿衣服了。「感觉怎么样,爽吧。」老杨问道。「恩,还可以。」陈日升并没有多说,这个时候他觉得其实也不过如此,没有了之前那种紧张的期待感,突然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对自己的初夜太草率了。当然以后他才发现原来每次嫖完都会有一种失落感和罪恶感。小姐穿好衣服之后去了趟厕所,回来在床上坐了一会,而陈日升他们四个一边看着吹吹在被子里面一上一下,一边聊着刚才的感觉,似乎忘记了给他们提供刚刚那些感觉的女人还坐在那。「大哥,把我的钱先给了吧。」小姐坐了一会开口了。估计不想等吹吹身下那个了,或者是不愿意听他们那样无聊的评论吧。陈日升心里暗笑了一下,大哥,虽然她们应该还是比他们大上那么一点点,但应该不至于能叫大哥吧。「急什么,聊会天再走嘛。」2胡轻松地说道,他似乎比陈日升更快融入到了嫖娼这个道上。「不,我先走了,先把钱给了吧。」小姐不可商量的回答到。毕竟是几个高中生,陈日升和2胡又是第一次,于是言听计从的一人摸了一百给给她。「给个打车钱呗,大哥。」小姐并不满足。「她们那个地方不就走都能走过去吗?大周?」陈日升对于这种谈好的事情突然改变一项很敏感,更何况是小姐事后要求加嫖资。「出来玩就还这么小气。」还没等大周开口,小姐就抢着说。「这儿,拿去,滚滚滚。」大周摸出10块钱来。拿了钱,小姐很快离去,剩下四个男生继续一边看春宫戏一边瞎聊着。而剩下这个开朗主动的小姐好像也累了,叫声不如之前那么猛烈了,而吹吹的被子起伏度也开始大幅下降。「吹吹,你这也久了点哟。」老杨笑着说道。「就是,你要不要换个姿势试一下。」小姐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说道。于是陈日升他们就看了一次骑乘位,小姐为了快点非常卖力的套弄着吹吹的鸡巴,她几乎是半蹲着一上一下的操着吹吹,奶子虽然不大,但是由于身体晃动太剧烈,奶子晃动幅度很大,还是吸引了陈日升他们四个的目光。「哎,不行了,好累哟。」小姐动了一会之后满头大汗的趴在了吹吹身上。「吹吹,你是不是昨天射完了,今天没有了啊。」2胡开玩笑地说道。「吹吹,要不你让她帮你用手打出来吧,别人也累,我们也懒得等了。」老杨出了一个主意。「用手帮你打出来,好不好嘛?」小姐望着吹吹娇气地问道。「好吧,好吧,来吧。」吹吹也显得有些无奈,随着坐了起来。小姐先帮吹吹把套子取了下来,然后去洗了个手,由于并没有要准备打飞机,也没有油,小姐吐了点口水抹在手上,开始套弄吹吹的鸡巴。这会陈日升他们要再回想起来可能有点恶心,但是当时他们可是觉得相当的淫荡刺激啊。「她比刚刚那个敬业多了。」陈日升说道,「刚刚那个搞的时候都不怎么叫,看看这个打飞机都还浪叫着。」小姐一方面是敬业,一方面可能也想快点结束快点走,并没有理会陈日升,而是继续叫着帮助可怜的吹吹。突然,小姐埋下身子,一口含住了吹吹的鸡巴,而且鸡巴刚刚才插了屄,戴过套,还有后来的口水,虽然是自己的,但是还是会有味道,这个小姐还真是非常猛啊。至于陈日升他们几个看到这场景自然全部举起了自己的小弟像她致敬。特别是陈日升和2胡,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口交。而刚入道不就的吹吹也没玩过口交,这次免费的额外服务终于刺激到了他,小姐也感觉到鸡巴有了变化,抬起头来,接着用手更快速的套弄,终于一股不多的白浆从吹吹迅速软下去的鸡巴里流了出来,看来还真实昨天搞过量了。「哎,终于弄出来了。」小姐也长舒一口气,然后跑去洗手,回来并没有因为口交和打飞机多收钱,还是收了他们两百,而且没有要打车费。「看来小姐也有区别啊,这个人还挺好。」陈日升给出了结论,「不过我刚刚感觉比我想象的要紧呢。「你傻啊,小姐是会夹的。」老杨有经验的解释道。「噢,原来还可以夹啊。」陈日升第一次知道了女人阴道还可以夹的,「吹吹刚刚口交爽不爽啊,我看她牙齿豁了一块,有没有刮到你啊,哈哈。」「操,口交又不用牙齿。」好像有一次就有经验了一样,「不过口交还真的很爽,你们下次应该试试。」吹吹得意的回答到。「现在去哪儿啊,总不能五个人在这睡觉吧,老杨你还回去吗?」大周问道。「不回去了,现在这个点,能去哪儿,干脆去网吧吧。」老杨提议。陈日升他们一行五人来到网吧,虽然陈日升不打游戏,但是他们这样的学生的娱乐活动除了打电脑,打PS(playstation),还能干什么呢,他们几个要打牌已经是很特别的了。所以陈日升也经常会在网吧,和他们一起玩,不过他玩的比较低端,比如CS,跑跑卡丁车,还有就是看网吧里面的电影,上黄色网站了。不过现在他又多了一项娱乐活动,也是他后来成瘾的活动——做爱。在感受到了五姑娘以外的女人之后,陈日升知道自己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操逼的。而当时他肯定想不到日后上了大学,有了女朋友,有了经济支持之后自己会有多么的沉迷于做爱,陈日升明白目前能玩的只有妓女,他必须在有限的资金下计划好,因为他知道,他下次一次嫖娼应该不会隔太久,而要等到上大学经济上更独立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当然他后来才会发现接下来这大半年会是他玩小姐最频繁的一段时间。待续